邪门歪道与达天俊路

人类邪恶的性灵啊! 
       深思下面的比喻,想清楚其中的差别,看看两条道路各自把人类引向何方!
       第一条道路:在这条道路上每前行一步,都能见到一些可怜的弱者,不义者压迫他们,剥夺他们财物,毁坏他们简陋的居所,不时直接伤害他们,苍天几乎为他们可怜的处境而哭泣。在这条路上,无论你身处何方,这种不义触目皆是,处处都能听到不义者的呵斥和叫嚣,时时亲聆被压迫者的呻吟和哀号。这条道路似乎全程都是葬礼,到处都被悲情哀伤笼罩着。
       触景伤情是人类的天性,见到同类受伤痛苦,目击者会同样感到痛苦。在这条道路上,人的良知无法面对和忍受这无穷无尽的不义和痛苦,行走于这条道路的人被迫作出选择:要么剥除自己的人性,拥抱无处不在的野蛮。一旦良知不存,横下心来,只要他自己安然无恙,即使其他人统统灭亡,他也不为所动。要么对心灵和理智的本能反应不予理会,随波逐流。
       偏离基督正教引导、沉迷罪恶和迷误的欧洲啊!
       你犹如末日临近时的独眼巨魔旦札里,虽有聪慧的才智,但却盲目地把这地狱般的悲惨强加给人类,使之成为人类的精神资源。然而你很快就明白,你患的是不治之症,无药可医,你的道路是不归之路,它把人类从最高的境界贬降到最卑劣的谷底,使人沦为禽兽。你为人类找到的唯一补救之法是娱乐和消遣,还有其他暂时麻痹感官的麻醉剂。然而你的这些补救措施正在加速你自己的毁灭进程。你为人类开辟的道路就是这样的痛苦之路。
       第二条道路是《古兰经》引导人类的正道。在这条道路上,我们看到,在每一个站点,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城镇,都有遵纪守法的士兵奉公正君王之命巡逻。在君王的命令下,不时有一批士兵复员,他们归还属于君王的枪支、马匹和装备,接受颁发给他们的休假文件。上缴曾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枪支和马匹,固然令他们难过,但他们实际上更乐意复员回乡,能够前往皇宫,觐见君王,这让他们心向往之。
       有时候,受命负责复员的官员会遇到个别不认识他们的士兵,当他们要求士兵上缴枪枝时,士兵质问:“我是君王的士兵,我在为他服务,我唯他所属,我将回归于他。你们是谁?你们怎能收缴君王配发的枪枝,如果你们果真受王命而来,就请出示他的命令,我将乐意遵从。如果没有他的命令,你们就走开,离我远一点。即使我孤身一人,你们有千军万马,我也会决一死战。我不是为自己而抗争,因为我的性命不属于我自己,它属于我的君王,我的性命,我手上的枪枝都是君王的信托物,是君王委托我管理的,我誓死捍卫这种信任,捍卫君王的尊严和荣誉,绝对不会向你屈服!”
       在第二条道路上,类似这样的图景多不胜举,你们可依此类推,联想其他更多的情形,这样的情境都源自快乐和幸福的源泉。在这条道路上,自始至终,人们或以出生为名,欢乐地庆祝部队动员,或以丧葬为名,在军乐声中欢送复员的官兵。这条道路是《古兰经》赐予人类的恩惠,谁全心全意接受了这份礼物,就会沿着它通往今后两世的幸福。对过去的往事,他们不感到悲伤;对于未来,“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古兰经》2:262)
(译自努尔斯《闪光集》十七·五·二)

读取次数 19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