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粒子的主宰?

      “除真主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明,那么,天地必定破坏了。”(21:22)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他是唯一的,他绝无匹配,国权属于他,赞颂归于他,他赋生,他亦致死,他是永生不灭的,借其至善之手,他掌控万物,他是最终的归宿。
      在斋月的一个晚上,我讲到这节由十一个短句组成的认主独一的宣言,其中每个短句各自表达真主独一的真理,传达了佳音。在这其中,我只阐述“他绝无匹配”的意义和重要性。为了便于大众理解,我以比喻、对话和辩论的方式加以解释。应协助我工作的兄弟和清真寺朋友们的要求,我将这段对话记录下来。
      假设有一个被举伴为真主匹配的人物出场,他代表所有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者、昧信者、举伴真主之人和崇拜自然、崇拜因缘的迷误者。这个虚构的代言人妄想掌握宇宙的某一种事物,自称是这种事物的真正主人。
      这个代言人首先来到万物最小的成员粒子跟前,以自然主义和哲学的语言对粒子宣称,他是粒子的主人,是粒子真正的所有者。但粒子却以真理和主权智慧的语言回答他:
      “我履行着无数的职责,进入许多生物体内工作。除我之外,还有无数粒子像我一样,在不同的岗位上各司其职(注)。如果你有知识和能力使我从事所有这些工作,有权力和能力使我从事所有其他工作,如果你能完全控制类似红血球那样由我和其他成分构成的生命机体,成为它的真正主人,那么你才能宣称是我的主人,将我归属于大能真主之外的主人。如果做不到这一切,就请闭嘴!”
      (注:事实上,从微小的粒子到行星,每一个运动的物体身上,都签署着独一的、万物所仰赖之主的印鉴。在运动过程中,每个物体都以独一主宰之名占据它所经之地,将其纳入万物所有者的名下。至于那些不运动的事物,从植物到静静的星辰,个个都是独一主宰的印鉴,申明它所在的地点和工作的对象是造物主的信物。也就是说,每一朵花,每一棵果实都是独一之主的印鉴,以独一之主的名义申明,它们的出生地和栖息地都是造物主的信物。简而言之,万事万物都奉独一之主的名义,通过运动各司其职。无论是谁,如果没有掌握所有的星辰,就不可能掌握一颗微粒。)
      “你不能宣称拥有我,无法以任何方式干预我的工作,因为我的职责和行动完全遵循着既定的程序。无论是谁,他如果没有无穷智慧和包罗万象的知识,就无法干预我们的工作。如果强行干预,势必造成混乱。像你这样僵化、无能的人,受制于盲目的自然和偶然性,怎有可能伸手干涉我们的事务!”
      听到这话,像那些唯物论者一样,那宣称拥有粒子的代言人说:“既然如此,那你就自立为主,为什么要说为别人而工作?”粒子就回答说:
      “如果我拥有太阳般的大脑、阳光般包罗万象的知识、太阳热能般强大的力量、太阳七色光谱般全面的感官,如果我有天大的面子、明察秋毫的眼睛和说一不二的话语权,在我所经之地,对我所作之事,能够为所欲为,那么我也许会像你那样愚蠢,声称自拥主权。你走,离我远点,你休想在我这里施诡计!”
     那被举伴为造物主匹配的代言人被粒子挫败后,感到绝望,就找到红血球,希望在这里得到补偿。他以因果论和自然哲学代言者的口吻对红血球说:“我是你的主宰!”红血球以真理和神圣智慧的语言答复:
     “我并非孑然一身,我有很多伙伴,我们都是血液大军的雇员,身上打着血液的标记,遵循着相同的规则,接受完美智慧的指导,服务于身体细胞。如果你能降服我们所有的成员,如果你有足够的智慧和强大的力量,能够拥有我们为之服务的所有身体细胞,如果你能证明做到这点,那么你的说法也许有点意义。”
     “可惜,像你这等昏聩无知的人,怎有可能成为我们的主宰?你所依赖的不过是失聪的自然和盲目的力量,事实上,你连一个粒子都不能左右。看看,我们所在的秩序何等完美,只有那位能看、能听、全知、处置万事的主宰,才能掌控我们。至于你,就请保持沉默!我工作的环境秩序何等周密,我的职责何等重要,我哪有时间回答像你这样无益的问题!”
     那迷误的代言人无法误导红血球,就败兴而走。他后来遇到被称为细胞的微小房子,就以哲学和自然的口吻对它说:“我无法说服粒子和红血球,也许你会听懂我的话,服从我。既然你像一个微小的房子,由数种元素构成,我就能制造你,成为我的产品,是属于我的财产。”细胞以智慧和真理的语言回应:
     “我虽然渺小,但却身负重任,与整个身体所有的细胞都有紧密的联系。例如,在动脉、静脉中,我履行复杂精确的职责;在感觉神经、运动神经内,在吸引力、排斥力、生殖力甚至想象力方面,我也执行种种复杂的任务。如果你真有知识和能力,能够制造、组织、安排和运用整个身体所有的血管和神经,那就做来看看。如果你真有全面的智慧,能够洞悉并控制身体所有的细胞,就演示一番。那些细胞在属性和艺术价值方面和我一样,是我的兄弟,只有能控制所有的细胞,你才能声称能够制造我。如果做不到,那就走开!”
     “红血球为我提供给养,白血球保卫我,抵抗侵袭我的疾病。我忙着工作,别打扰我!像你这样僵化、无能、又聋又瞎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无法染指我们的事务。我们的秩序何等精确严密(注),可说是无懈可击。如果掌管我们的主宰没有绝对的智慧,不够绝对大能,不能全知万事,我们的秩序就会瓦解,我们的规律就会被破坏。”

      (注释:至睿的造物主创造了精致的人体,使之像一座整洁有序的城市。人体血管承担着重要的职责,有些血管履行电话和电报的职责,而另一些血管则像输送泉水的管道,使血液这生命之水由其输送。至于血液,其中有两种细胞,一种被称为红血球。按照神圣的法则,红血球将营养物质输送给身体的细胞。另一种是白血球,数量比红血球少。白血球的职责就像卫兵,抵御疾病对人体的侵袭。每当白血球执行防御任务时,就像毛拉维修士那样,在自转的同时迅速运行,以奇妙的状态迅速投入战斗。
      总体来说,血液有两个职责:一是修复受到损伤的身体细胞;二是清洁身体,清除细胞中的废物。血管有两种,即动脉和静脉。一种是输送干净血液的管道,将净化的血液输出。另一种将收集了废物的血液送往主管呼吸的肺部。
      至睿的造物主在空气中创造了氮和氧两种元素。人在呼吸时氧气就接触血液,像琥珀一样,吸附被污染血液中的碳元素。两者结合后,转化成一种碳酸气体。氧气还能保持体温,净化血液。氧气在呼吸时与血液接触,就会像琥珀一样吸附被污染血液中的碳元素。碳氧结合后,就会转化成一种碳酸气体。氧气还能保持体温,净化血液。
      至睿的造物主赋予碳和氧某种强烈的激情。根据化学原理,当碳氧元素相互靠近时,就会结合在一起。科学证明,结合产生热量,这是一种燃烧。其中的智慧是这样的:碳氧元素的粒子运动不同,有两种不同的运动,当二者混合时,一种元素的粒子与另一种元素的粒子结合在一起,两个粒子变成了一对,每对粒子都获得类似单个粒子的运动;另一种运动仍然是悬浮的。
      根据至睿造物主的法则,运动转产生热量。通过化学结合,人类的体温得以保持,血液中的碳被清除,血液得到净化。吸入氧气时,氧气既能净化血液,又能点燃生命之火。呼气时,则在口腔产生语言的果实,这是至尊大能主宰的奇迹。赞主清净!他的创造使理智困惑!
     那迷误者的代言人去找覆盖大地的宽阔地毯和装饰大地的华丽刺绣衣服,以自然原因和哲学的口吻宣称:“我可以掌握你们,成为你们的主人,至少在某些方面拥有你们。”听到这话,那装饰大地的地毯(注)和衣服就凭着真理和事实,以智慧的语言回应代言人:
        ( 注:事实上,这地毯有规律地运动着,具有生命力。地毯上精致的刺绣不间断地被更新着,其过程秩序井然,充满完美的智慧,地毯以不断变化的形式展示织工的美名。)
       “你有编织这等精美地毯和服装的能力和匠心吗?多少年、多少个世纪以来,装饰大地的地毯、包装大地的衣服推陈出新,与时俱进,始终恰如其分,井然有序,以精美的刺绣美化大地,为地球披上岁月的外衣,(随着季节)被有序地更换,串在过去的时间线上,随后再次为地球披上新的外衣。这些地毯的图案和服装的款式已在神圣的前定领域被设定,随着时光推移被循序披挂于未来的丝带上。如果你有一双智慧的巧手,制造出编织我们的每一根丝线;如果你有超然的大能,从世界的创造到毁灭,从前无始到后无终,能以完美的秩序维持和更新地毯和衣服;如果你能创造地球,用手握住地球,它是我们的模特,为它着装,使我们成为它的装饰和外衣,那么你就可以声称掌握和拥有我们,如果不能,那就滚开!这里没有你的份儿!”
       “更重要的是,我们身上都有统一性、唯一性的印鉴,谁如果没有掌握整个宇宙的力量,不能在同一时间看到万事万物的所有行为,不能同时着手无数的事务,不能无所不能,不能不受空间的限制,不能无处不在处处在,不能拥有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他就不能干涉我们,更无法拥有我们。”
        那代言人悻悻离开,边走边说:“也许我可以说服地球,在那里找到机会。”于是,他再次代表因缘,用大自然的口吻对地球说:“既然你这样漫无目的地漫游,就说明你没有主人,看来你属于我。”大地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凭真理的名义,以真实的语言回答: 
       “不要信口开河!我怎么会没有主宰?怎会茫然漫游?你看不见吗?我的衣服,甚至衣上最微小的斑点,最细微的一丝一线,都精美有序,不是杂乱无章的。你难道看不到其中的智慧、工艺和目的吗?竟然说我无主漫游!”
     “如果你能真正拥有我运行的漫长轨道,(就知道)我在一年公转的距离大约需要(步行)两万五千年。(注)在这个轨道上,我以完美的平衡履行职责。如果你拥有这十颗行星,它们是我的兄弟,和我一样身负职责;如果你拥有这些行星运行的空间;如果你拥有无穷的智慧和力量,能够创造太阳,能为太阳设定位置。太阳是我们的领袖,我和其他行星被一种仁慈的引力吸引着,依附于太阳,像吊索上的石块一样,牢牢固定在太阳周围,以完美的秩序运行着。你如果拥有这样的大能和智慧,能使我们如此运转,那么你就可以声称能掌握我。如果做不到,那就快滚吧!别干扰我,我有事要做,我在履行职责。”
       “还有,我们所处的严密秩序,我们从事的宏伟运动,我们顺从地遵循着既定的目标。这都明确表明,我们的主宰至睿大能,从微小的粒子到庞大的星系,所有的生灵事物都像士兵一样,臣服于他,恪守他的命令。我们至尊的主宰是荣耀的拥有者,他拥有绝对的主权,他以行星环绕太阳,易如以果实装饰果树。”
      迷误者的代言人在地球面前一无所获,就离开地球,心中盘算:“太阳可是个庞然大物,也许我能在太阳身上找到机会,进入其中,征服它,随后再降服地球。”于是,就像一个拜火教徒那样,他以偶像崇拜者的名义,用魔鬼般的哲学话语游说太阳:“你才是领袖,能自我作主,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然而,太阳却以真理的名义,通过真相以神圣智慧的语言回答:
     “愿真主保佑!绝非如此!我仅仅是一个服从君命的官员,只是我的主宰宾馆里的一盏明灯。那怕一只小小的苍蝇,我也不是它的真正主人,甚至不拥有苍蝇的翅膀。因为在苍蝇的身上,有瑰丽的艺术珍宝,还有重要的非物质价值。我的店铺里可没有它的眼睛还是耳朵,拥有这些都超出我的能力范围。” 
      代言人碰壁后,就改变策略,以魔鬼哲学的口吻对太阳说:“既然你不能自己作主,显然就是一个仆人,让我代表因缘宣示主权,你属于我。”对此妄言,太阳代表真理和事实,以拜主者的口吻回怼:
     “我只属于伟大的造物主,只有他才能够创造所有宏伟的群星,我仅仅是其中的一名成员。造物主以全美的智慧将群星布置于天际,以精美的饰品美化星辰,使它们以磅礴壮丽的气势运转于星空。”
      就这样,粒子把迷误者的代言人引向红血球,红血球把他引向细胞,细胞又将其引向人体,人体把他引向人类,人类把他引向由各种生灵编织而成的地球之衣,地球之衣将他引向地球,地球又把他引向太阳,太阳把他引向所有的星辰。每一颗星体都对他说:“走开!如果你能拥有我身边比我更加巨大的星辰,那就试试,如能做到,回头再来征服我,做我的主人。如果无法征服巨星,你就无法占有我。”这就是说,无论是谁,如果他的权威不能延伸到所有的星辰,就不可能占有一个粒子,使粒子听命于他。大自然的忏悔
     紧接着,迷误者的代言人心说:“星辰如此繁多,似乎散乱无序。也许我可由此下手,为我的客户赢得某些利益。”于是他就走到群星中间,以因果、造物主匹配和拜星教徒的名义,用叛逆哲学的语言宣布:“你们如此涣散,看来都处在不同统治者的管辖之下。”一颗星星站了出来,
     “你的狂妄、无知、愚蠢和盲目多么令人震惊!你竟然看不到、看不懂我们身上的统一印记,认识不到我们遵循的庄严秩序,无视我们崇拜的法则。你想象着我们一盘散沙,没有秩序。但实际上,我们是独一无二造物主的艺术杰作,是他的仆人。他的大能掌握着我们身处其中的天际海洋,管理着我们寄身其上的宇宙之树,掌控着我们驰骋其中的浩瀚星空。”
     “我们是灿烂的电光,是辉煌的见证者,在此展示至尊主完美的主权。我们是光明的明证,宣示他崇高的主权。在至尊主宰神圣的领域,作为他光明的仆人,无论身处崇高的天际,还是委身卑微的居所;无论身在今世的居所,还是置身中世与后世,我们都以不同的状态发光发热,展示大能的主权,昭示我们都是主宰的忠诚仆人。”
    “的确,我们每一员都是独一主宰大能的奇迹,是创造之树的完美果实,是统一性的明证。我们每一个成员都是天使的居所、飞行器和清真寺,是崇高天界的明灯和太阳,是至尊主宰主权的见证。我们每一员都是星际的鲜花、宫殿和装潢,是天际之海璀璨的金鱼,是浩瀚天空中美丽的眼睛。(注)
     (注:这意味着,我们是显示器,在观察和参悟大能造物主创造的奇迹时,也引导其他的被造思考这些奇迹。换句话说,像人们所看到的,天上有无数双眼睛观察着大地上神圣的艺术奇观,群星也像天际的天使一样,注视着展示于地球的万千景象,并使有意识的生灵也专心致志地观察大地。)
     “还有,作为一个整体,我们在和谐中宁静,在运动中蕴含着智慧,在庄严中富有装饰之美,在秩序中蕴含着创造之美,在对称中体现艺术的完美。”
     “尽管我们以无数的言语向整个宇宙弘扬至尊造物主的独一性和统一性,宣示他是永恒倾听祈求的至仁主,展示他至美、至全、荣耀的德性。但你却指责我们,说我们这些纯洁、清净、顺服的仆人无所事事、混乱无序,甚至妄言我们没有主宰!你真该挨一记响亮的耳光。”
     有一颗星,就像面对恶魔,以击魔石砸向代言人的面孔,把他从星空扔进火狱的深渊。还有那个和他同流合污的大自然(注),被抛入妄想的深谷,偶然性被扔进非存在的深渊,那些被视为造物主匹配的偶像被掷入不可能的黑暗,敌视宗教的哲学被抛进最卑贱的处所。所有的星辰都伴随着这颗明星,同声诵读神圣的钦命:
     “除真主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明,那么,天地必定破坏了。”(21:22)
    (注:在受惩罚后,大自然幡然悔悟。它开始明白,它的真正的职责不是行动和反应,而是被动接受。它认识到,自己是一种神圣前定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能够编辑和改变,它是大能主权的纲要,是大能主宰设置的规则,是神圣法则的集成。大自然最终承认自己的无能,完全驯服地承担起崇拜的责任,从而获得了神圣创造和创造艺术的美称。)
    群星宣称:“从苍蝇的翅膀到天际的明灯,哪怕是苍蝇翅膀般微小的事物,那些被视为真主匹配的偶像根本无法染指丝毫!”
     “我们赞你超绝,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 (2:32)    
      我们的主啊!祈你赐福我们的主人穆罕默德,赐他平安!在你创造的众多被造中,他是彰显你独一无二的明灯。在证明你创造的万有展台上,他是证明你创造统一性的明证。祈你赐福他的所有家人和圣伴!阿敏!
(译自努尔斯《箴言集》三十二·一·一)

读取次数 6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