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后面的本质

我昏聩无知的自性啊! 
       须知今世与今世所有的一切都短暂易逝,但在每个短暂的事物中,你都会发现两条通向永恒的途径。如果你能穿透事物短暂的表象,能够超越自我,你甚至可从美丽、可亲、永恒的光明中发现两种光辉,揭示两个机密。
       不错,从象征恩惠的事物中可以感知恩惠,从恩典中能够感觉到至仁主的仁爱,如果你能领悟到恩惠,以行动感谢恩惠,你就已经发现了施恩者。
       自在独一主宰的每一种迹象都是一册文卷,每页书写的文辞都阐明造物主的美名。如果你能通过外表的装潢看到内在的意义,就可以通过他的美名找到路径,发现他的至尊之名。我的自性啊!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就能够通过短暂易逝的事物认知其中的意义,发掘其中的核心。当你找到这些短暂存在的本质,就牢牢把握,然而狠心剥除没有意义的外壳,毫不犹豫地把外在无用的虚饰抛入短暂的洪流。
       是的,万物的存在无一不是字词文句,具象描述至尊的奥义,解读造物主众多的美名。我的自性啊!既然万物众生都是至尊主宰的文辞话语,那就阅读其文辞,参悟其奥义,把握其要领,在心底保存其核心,然后不要犹豫,不要留恋,不要再沉浸于辞藻,毅然决然地把那些无意义的词句统统抛入瞬息万变的风中。
       备受考验的理性沉迷于今世不能自拔,碌碌钻营于外表的东西,被思想的迷宫导向虚无和不存在,君不见沉陷迷宫的理性彷徨无依,在迷惑和挫折中绝望地呐喊,无望地摸索着迷宫的出口,以期找到一条通向真理的正道。
       与理性相比,灵魂已经从那些短暂、"没落"的事物中退出,心灵已经舍弃了它虚拟的所爱,良知也从短暂的事物中幡然转身。我的自性啊!效法大圣易卜拉欣,向至仁主求救,喊出“我不爱没落的”,以期获得拯救。
       你来听听!毛拉纳贾米(Maulana Jami,1414-1492,波斯学者,苏菲诗人)说得多好!
Yakī khwāh(1)Yakī khwān(2)Yakī jū(3)Yakī bīn(4)Yakī dān(5)Yakī gū(6)
       这位情诗圣坛的尊者似乎天性中已经铸就了对至尊主宰的挚爱,他的心灵被爱所揉捏,被热情所陶醉。当他专注于认主独一时,就抛弃了任何与多元相关的文辞。他的诗句可以这样译解:

       我只向往唯一,除他之外一概不值一提;
       我只向唯一吁求,除他之外,无人能应你所求;
       我只向唯一求助,除他之外,无人能解你倒悬;
       我眼中只有唯一,除他之外,万有统统都隐没于没落的帷幕后面,我一概视而不见;
       我只认知唯一,如果无助于认知唯一,所有的知识一无所是;
       我只记念唯一,与他无关的话语记念统统没有意义。
       贾米,你说得极是!他是唯一被求的主宰,他是唯一被爱的,他是唯一的目标,他是唯一受崇拜的主宰。
       这个宏大的世界犹如一个记主的圣坛,就像一个赞主的达依尔圈,世界连同其中所有的众生以各自语言、不同的声调一起宣示:"除他之外,再无应受崇拜之主“。万物共同证实主宰的独一,信仰以“我不爱没落的”宣言治愈了所有的创伤。这个宣言在号召:奔赴长久永恒至爱的主宰,割舍所有虚拟短暂的所爱。
(译自努尔斯《箴言》十七)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