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远必至

(续上)
第一:
      “我确已以众星点缀最近的天,并以众星供恶魔们猜测。”(67:5)
      这节经文昭示,恶魔的探子试图攀上诸天探听消息,遭到天上流星的驱赶,对这一问题,我们在《箴言》第十五篇中以七个“步骤”作了确凿的论证,阐释了此节经文,其论证甚至使最顽固的唯物论者也哑口无言,无奈接受。
第二:
      对上述问题涉及的三项伊斯兰的真理,常被反对者诟病,认为远离常理。对此,我们以比喻的方式加以阐释,使狭隘的大脑接近真理。
      以一个国家的管理为例,陆军部设在在国家的东部,司法部在西部,教育部在北部,宗教事务部在南部,内政部、人事部在中部,各个部门虽然相距甚远,但都可以通过无线电、电话和电报直接充分地相互沟通和联系,如此一来,整个国家的管理如臂使指,举国成为陆军部,或司法部,或教育部,或内政人事部。
      再举一例,有时国家有几个行政中心,或主管殖民地,或主管国家特许权,或主管贸易,每个中心各司其职,相互协作,共同管理国家,不同的中心以不同的方式拥有国家的主权。虽然国家是同一个,国民是同一种,但通过其特定职能,各个中心相互联系。所有涉及国家的事务,虽然彼此相距甚远,但却相互关联,在国家的所有中心内相互接触,与每个国民都有关系。一件具体的小事,因其限于具体的范围,不涉及全面的范围,只被具体的主管部门关注。但当这些小事被讨论时,它们似乎涉及整个国家,这是因为事务虽小,却与贯彻整个国家的法律有关,因此具有普遍的意义,在全局的范围内被讨论。
      与上述两例相同,天国的中心和首都极其遥远,但它有非物质的电话,可以直通地球上人的心灵。更重要的是,它不仅着眼于物质世界,还关注被现象世界('alemi shahadeti)遮盖的精神世界(‘Alemi  ervahı)与王权世界(‘alemi melekutu)。乐园所影响的范围也是如此,乐园源自无限的界域和永恒的世界。乐园虽然无限遥远,但在现象世界的帷幕下,其光辉以耀眼的方式从各方面向外延伸和扩散。
     大能至睿的造物主为人脑赋予智慧和能力,使人脑控制五官七情,每个官能都有其中心,每个中心管理着它所支配的肢体器官。宇宙宏观世界犹如无限放大的人,它由成千上万个世界构成,世中有世,界中有界,像一系列的同心圆一样。有时,在大世界中出现的情况和发生的事,无论普遍还是具体,无论巨大还是渺小,都受到相应的关注,具体的情况在具体的、相近的范围看到,而普遍的、巨大的事务则在普遍的、巨大的范围被关注。
      然而,有时一个局部特殊的事件会牵动整个广阔的世界,无论身处大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会听到它。有时全面的动员并不是为了对付敌人的势力,而只是为了昭示盛况和威严。例如,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受赐为圣、《古兰经》降示于圣,这是天国最重要的大事,在天国的每个角落广为宣示,在遥远、高耸、广袤的天际,每个天国堡垒的卫士装备流星,严阵以待,随时发射流星导弹驱逐和击打恶魔。这种壮观的场面旨在昭示神圣的主权,宣布《古兰经》启示的真实和辉煌,说明天启赤纯神圣,不容沾染任何疑点。尊贵的《古兰经》昭示这种天象,以此宣布、阐释了这份宇宙公告。
      是的,如此巨大的天象旨在彰显《古兰经》启示的庄严和神圣。对于偷偷窥探的恶魔,威严的天使一口气就足以将其吹到九霄云外,但恶魔仍然被迫与天使对阵。《古兰经》对这种宏伟气势的精彩描述说明,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心灵到天国世界和崇高阿尔什,在这漫长的道路上,精灵和恶魔无机可乘。这种描述并不是说精灵和恶魔拥有某种力量,天国居民被迫抵御他们,与他们对阵作战,这只是表明:《古兰经》的启示是天界所有天使捍卫的真理,恶魔被驱往天界,每当试图接近天启,就遭到迎头痛击,仓皇败退。
      辉煌的《古兰经》以神奇的方式说明,在天使长吉卜利里护卫下,降示于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心灵的启示,在他眼中显示的未见真理,都是健全、完美的,没有被任何疑点沾染。
      至于乐园,虽然与我们相距很远,但有时看起来很近;虽然远在永恒的幽玄世界,但有时可从中摘取果实。从上文的两个比喻可以看出,这个短暂的现象世界是未见世界和永恒极境的帷幕。尽管乐园的核心区域极其遥远,但通过“模范世界”('Alem almithal)的镜子,就能到处看到乐园。同样,如果信仰的层次达到“真知”(Haq alyaqin)的高度,让我们不尽准确地比喻,乐园在在这个短暂的世界上可能有类似殖民地的区域,有代表乐园传达佳音的导师,通过心灵的电话,我们能与崇高的精神交流沟通,收到来自他们的礼物。
      说到统管全局事务的整体关注某种局部、个人的事务,例如《古兰经》注释中描述的那样,恶魔攀升上天偷听,把种种虚假、混乱的幽玄消息传达给占卜者。我们对此解释如下:恶魔绝不能攀升到天国的核心区域侦探、收集特定的消息,让我们不尽准确地比喻,他们只能到达像大气层等类似天国边缘地带某些类似于哨卡的区域,在这些特定的区域偷听特定的事件,从这里与地球上的同类互通声气。人心也是这样特殊的区域,在这里,传达灵感的天使和人心中的恶魔不停地斗争。
      至于和信仰的真理、《古兰经》与穆圣(愿主福安之)有关的事务,无论多么特殊具体,都事关全局,都像是最伟大、最全面、最重要的事务,从崇高的阿尔什到天国的各个角落,在最全面的范围内,被专题发布,在天国的每个角落被讨论。从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心灵到崇高的阿尔什,无论范围多广,恶魔都无法染指,他们除了听天由命之外,无能为力。
      《古兰经》文以最雄辩的方式宣布,恶魔除了偷听一些参杂诡计的虚假小道消息之外,没有任何途径接近来自天国的消息。这从而昭示,《古兰经》的启示多么伟大,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使命多么真实准确,任何疑点不能接近,任何诡计不能歪曲,任何虚假不能玷污。
         赛义德·努尔斯
(译自努尔斯《闪光集》二十八·二十八)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