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祝遵循正道者平安,愿放纵私欲者遭殃!
亲爱的兄弟们: 
     你们经常问候我,问我情况如何,问我为什么没有申请释放,问我为什么对政治和世界局势漠不关心。你们多次提出这些问题,似乎含蓄地询问其中的深意,因此,我只能以“老赛义德”而不是以“新赛义德”的语言来回答。
第一个问题:您身体好吧!情况好吧!
回答:
     我无尽地感谢至仁至慈的真主,他把世俗之人(注)对我的各种不义欺压转变为种种恩惠。(译注:世俗之人,Ehli  dünya,指那些只关注今世而无视后世的人,还指那些为了今世利益而出卖宗教的人。)
     我曾放弃政治,远离尘世,穴居于山洞,思考着后世,但世俗之人却不义地把我逐出山洞,将我流放异乡。至睿至慈的真主把流放变成慈悯。流放之地荒僻不安全,有很多影响虔诚的因素,但至仁主将巴尔拉山变成安全、令我专注的的修行之所。我在俄国作为战俘被囚之时,就举意晚年隐居山洞修行办功,至仁至慈的真主使巴尔拉成了我的山洞,赐我独处修行的条件,使我羸弱的身躯不必承受穴居的困难。不意巴尔拉有一两个人谨小慎微,我因他们过度的恐惧而饱受煎熬。有些朋友似乎关心我的处境,但他们瞻前顾后,疑虑重重,这干扰了我的心境,影响了我们对《古兰经》的服务。
     那些世俗之人开具证明,宣布大赦,从狱中释放了很多真正的罪犯,但却不义地拒绝为我提供证明。然而,为了让我进一步为《古兰经》服务,为了使我以《光明论集》为名,更多地阐明《古兰经》的光辉,至仁至慈的养主使我在流放中安然无恙,把异乡变成一所彰显仁慈的居所。
     那些世俗之人把有影响力、有势力、能影响他们权势的所有社首和谢赫都留在城镇,允许他们会见亲属和访客,但他们却不义地把我遣送到乡村,使我与世隔绝。除非特殊情况,拒绝任何亲戚或乡亲探视我。但是,至慈的主宰将这种隔离变成对我的巨大怜悯,这使我头脑清醒,不受外界干扰,免遭私欲侵扰,能够真切地领悟《古兰经》的真义,蒙受《古兰经》的恩惠。
     世俗之人对我极其苛刻,过度解读我在流放之初写的两封普通信件,两年以来揪着不放。直至今天,他们甚至不允许一两个访客的造访,这些访客纯粹为了后世的事务每月造访一两次,世俗之人以此为由侵扰我。但是至睿至慈的养主把他们的暴行转变成仁爱,在这三个吉庆的月份(回历七月、八月和斋月),真主把这里变成我渴望的最理想隐居静修之所,这三个月可使人获得九十年的真实生命(manevî)。
     无论如何,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我的情况就是如此。
(译自努尔斯《书信集》十三·一)

读取次数 2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