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丧失精神家园的流浪者

       在吉祥的黑桑树下,老赛义德以新赛义德的口吻道出真相。
       真话对事不对人,不是针对兹亚帕夏,而是针对崇洋媚外的奴才。
       发言者非我口舌,而是我的心灵,是《古兰经》的学生。
       《箴言》所说句句实,帕夏可要专心聆听:
       警惕不要偏离正道,谨防越界超限。
       不要被西方人的歪门邪道迷惑,一朝误入歧途,余生追悔莫及。
       君不见多少视野宽阔、才华横溢的俊杰,多少目光锐利、思想新颖的先锋常常困惑迷茫,茫然叹息:哀哉悲哉!此苦向谁诉,此惑谁可解!
       有了《古兰经》的指导,我不会像你那样迷茫,我不会手足无措。
       请听经文的劝导:胸中的郁闷和忧伤只向真主倾诉。
       我只凭真理向真主呼救,我绝不越界超限;
       从大地到天空,我只向真主求助,绝不像你那样仓皇奔逃。
       《古兰经》是光上之光,是众生的向导,我绝不像你那样离经叛道。
       我作证:《古兰经》是真理之光,是智慧的源泉。
       与《古兰经》对立的哲学思想,对我毫无价值,
       《古兰经》之外的人云亦云,我视若无睹,当作耳旁轻风。
       《古兰经》是真理的荟萃,是拨雾求真的指南,我将誓死捍卫,绝不像你那般廉价出卖。

       从万有到真宰,我反复求索真理,绝不会像你那样迷误。
       面对荆棘,我直接穿越,绝不随你赤足踏入。
       从大地到至尊御前,我只知感恩,绝不像你那样忘主悖恩。

       我视死亡为密友,不会像你那样畏若蛇蝎。
       我面带微笑坦然入居墓穴,绝不像你那样颤抖哆嗦。

       坟墓不是恶龙的血盆大口,不是野兽的巢穴,不是永别的出港。
       我绝不像你那样看待死亡。
       墓穴是我会亲聚友的处所,我绝不会像你那样畏如蛇蝎,恨之入骨。

       我直面坟墓,不惧死亡。
       坟墓是仁慈的门户,是光明的通道,是真理的大门。
       我以真主之名敲叩墓穴的门户,我不会惊惶失措,更不会落荒而逃,
       我不焦虑烦躁,不困兽犹斗,我将闭目安息,感谢主恩。
       当伊斯拉菲勒天使吹响复活的号角时,
       我犹如听到黎明的宣礼,应声而起,出声感赞:真主至大!
       当末日的复活成立,我绝不会逃避那壮观的拜主集会。

       凭着真主的仁慈,借着《古兰经》的光明,身受信仰的福泽,我绝不悲观绝望。
       我将拔腿奔跑,我将展翅飞翔,飞赴至仁主御前。
       凭真主意欲,我绝不像你那样终日惶惶。

译者注:兹亚帕夏(Ziya Pasha,Abdul Hamid Ziyaeddin,1829-1880),奥斯曼帝国作家、翻译家、政治家,是奥斯曼帝国坦齐马特时期最重要的作家之一。
(译自努尔斯《箴言》十七)

读取次数 2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