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乐园和地狱就在今世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我们只求真主祐助。愿真主赐福赐安予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及其家属和所有的圣伴。
    (这是所记录的对一个非常重要问题的答案。四十年前,旧赛义德曾在课堂上感慨地谈到“里萨努尔”的巨大影响,似乎他对此有预见。)
       许多人不停地询问我和光明学生,他们说:“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昧信的哲学家和迷误者的攻击,“里萨努尔”为什么屹立不倒,没有被击败?尽管他们采取严密措施,设置重重障碍,禁止数百万种关于伊斯兰信仰的书籍印行流通,切断民众尤其是无辜青年与信仰真理相联系的渠道,鼓励他们放纵欲望,诱导他们迷恋俗世的享乐。尽管他们采取谎言、谣言、暴力等卑鄙手段,千方百计破坏“里萨努尔”,恐吓人们,禁止他们接触“里萨努尔”,使有真信的人离弃“里萨努尔”,然而,“里萨努尔”却被广泛传播,其传播的范围之广前所未有,其传播的方式更是前所未见,这其中的智慧是什么?在传播过程中,多达六十万份手抄本流通于世,被人们如饥似渴地阅读着,读者遍及国内外,人们为什么如此热忱地阅读和传播“里萨努尔”?
       还有诸多与此相似的问题,我们回答如下:
       “里萨努尔”是对《古兰经》及其秘境的真实诠释,它解释至尊《古兰经》的奥义,它向人们阐明今世就是精神的乐园或火狱,迷误就是今世的精神火狱,信仰就是今世的真正恩惠。它以明证显示悖逆、罪恶、纵欲和非法享乐导致痛苦;善行、美德、遵行正道就是真正的精神享受,行善者享有今世的乐园之福。
       根据这种认识,“里萨努尔”拯救那些被迷误诱导、误入歧途的人,劝导那些放荡不羁、身陷罪恶的人。

     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两种可怕的状态:
      第一种:
       人性冲动,人的情感对事情的后果视而不见,他们宁愿要一克眼前的快乐而舍弃成吨的未来幸福。在这个时代,情感骄横不羁,已经战胜了理智,操纵人的思想。因此,欲救愚人免于愚蠢之难,唯一的办法就是揭示“快乐”的真相,让他们看到其中的恶果和痛苦,从而战胜短视的情感。当下的世人,虽然知道后世的幸福和永恒的恩惠犹如宝贵的钻石,但他们仍然选择玻璃碎片般易碎的今世快乐,这正如经文所说:
     “他们宁要今世,而不要后世”(《古兰经》14:3)
       由于世人的短视,由于他们酷爱今世,即使有正信的群体,其中也有人自甘堕落,踏入迷误神灵的庙堂,紧随迷误者的身后。拯救他们脱离这种酷爱今世的危险的唯一方法就是:向他们明确展示,火狱的刑罚和痛苦也存在于今世,即使在这个世界,他们也会遭受地狱般的折磨和痛苦。这就是“里萨努尔”的教诲之道。
       在我们生活的当代社会,由于拜物教盛行,绝对的昧信者顽冥不化;由于现代科学的普及,人们盲目自大,不可一世,陶醉于欲望与迷误的泥潭。即使你苦口婆心劝喻世人,即使有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的人听你劝导,你使他们认知至尊的造物主,使他们确信火狱存在,以严厉的刑罚使他们远离罪恶。但随后你就会听他们说:“真主是仁慈多恕的”,“火狱非常遥远”!说完之后,他们故态复萌,继续放纵堕落,在欲望的浊流中,他们的心灵被摧毁,灵魂被欲望俘虏。
    《里萨努尔》以大量正反方面的证据向人们昭示,今世效法昧信,跟随迷误者就会承受可怕的后果,遭受痛苦的折磨。面对如此强大的论证,即使最玩世不恭的人,最顽固傲慢的人也对那不祥、非法的享乐感到厌恶,他们中有理智的人就会叩敲忏悔之门,寻求至仁主的宽恕。
     举例来说,许多简明的对比可见于《箴言集锦》第六、第七、第八篇,详尽的对比可参阅《箴言》第三十二篇第二站。对那些放纵私欲、深陷可怕迷误泥潭的人,这些篇章足为教训,可使他们幡然悔悟,迷途知返。
       我们在这里简要提及旧赛义德在神游时看到的真相。当他在沉思“光明节”经文(24:35)时,经历了一次想象之旅,其中详情可参阅《书信集》第二十九篇第五章,这里只简述如下:
在神游过程中,我见到动物世界嗷嗷待哺。当我以唯物哲学的视角观察时,我眼前的动物世界惨不忍睹,里面的动物羸弱可怜,贫困交加,饥肠辘辘。
         当我以迷误和昏聩的眼睛观察动物世界时,我不禁忧痛交加,失声痛哭。当我以信仰的眼睛和《古兰经》的智慧观察动物世界时,“至仁主”的尊名如灿烂的阳光从“博施者”的尊名光塔中放射出来,照亮了饥寒悲催的动物世界,将无数生灵笼罩在仁慈的光芒中。
       在这个动物世界里,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无数的幼崽嗷嗷待哺,羸弱无助,渴求怜悯,在残缺、阴暗、黑暗中挣扎着,这幅悲惨的景象,任何人看到都会无比怜悯。当我以迷误的眼睛观察时,我不禁唉声连连,就在我沉浸于悲情时,信仰递给我一副眼镜,我从中看到“至慈者”的尊名从“慈悲者”的光塔中宣泄出来,以温馨、明媚的阳光照亮了那个世界,把哀叹、抱怨、忧虑、和悲伤的泪水转化为欢悦、幸运和感激的热泪。

       随后,似乎一幅电影屏幕徐徐展开,人类世界历历映现在我面前。当我以迷误者的眼光观察时,这个世界霎时变得一片漆黑,显得狰狞可怖,我心痛不已,不禁放声痛呼“呜呼哀哉!”由于人心高志远,渴望永恒,思想涵盖宇宙,想象包罗万有,愿景伟大崇高,他们的天性渴望永久的乐园和永恒的幸福。他们精力充沛,对远大目标的需求没有止境。尽管羸弱无能,考验无穷无尽,各种磨难和敌人从四面八方步步进逼。尽管他们寿命有限,在短促的一生中,惊涛骇浪此起彼伏。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体验着死亡的苦涩,使生命充满郁闷之气,不期而至的死亡使他们不断体会生离死别之苦,摧残身心,压迫良知。当他们以迷误的眼光注视坟墓时,墓坑犹如永恒黑暗的无底深渊,他们自觉被一个个抛入墓穴,一批接一批地被驱往阴间。
       就这样,在这一刻,我看见人类世界深陷黑暗之中,行将溺毙,我的心灵、我的精神、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感官、我全身的细胞都悲痛饮泣,正要张口呼喊之时,源自《古兰经》和信仰的光芒粉碎了那迷误的眼镜,我的理性之窗被开启,我从中看到真主至尊的美名,像灿烂的阳光从光塔中迸射而出。我看见“公正者”的尊名从“至睿者”的光塔中照射出来,“至仁主”的尊名从“慷慨博施者”的光塔上冉冉升起,“至慈者”的尊名从“饶恕者”(意译)的光塔中迸射出来,“派遣者”的尊名从“继承者”的光塔,“复活者”的尊名从“至善者”的光塔,“养育者”的尊名从“主宰”的光塔中升起。这些至尊的美名以其光芒照明了人类黑暗世界在内的众多世界,把这些世界变成灿烂光明的世界,好像为那地狱般的黑暗世界打开了通往后世的窗扉,从各个方面照亮了黑雾笼罩的世界,为悲催的人类带来了灿烂的光明。我情不自禁地称颂:“万赞归主”,“以全世界的原子之数感谢真主”。我以理性确定,以直觉认定:“就在这个世界,正信就是精神的乐园,迷误就是精神的火狱。”

       在这次精神之旅中,随后出现的是地球的世界。不服从信仰的黑暗哲学以假设的定律描绘出一幅极其恐怖的地球形象。我在想,这个衰老的星球以老迈之躯比出膛的炮弹快七十倍的速度,在一年内穿越两万五千年的距离,随时面临解体。它的内部动荡不宁,身上背负着可悲的人类,在茫茫无际的星空漫游。人类身处这样一个荒凉、孤独、黑暗的星球,我无比同情,面对这幅可怕的景象,我不忍继续观视,转过头来,愤然摘下哲学的眼镜,摔碎到地上,然后以《古兰经》的智慧和被信仰照明的眼睛重新观察地球,这时,真主的尊名“天地的创造者”、“大能者”、“全知者”、“养育者”、“真主”、“天地的维持者”、“日月的征服者”在仁慈、伟大和至尊的光塔中升起,以永恒灿烂的光明照亮了黑暗、孤独、奇妙的地球。我的双眼变成安宁的信仰之眼,在这双眼睛中,地球就像一艘秩序井然、完美、安全的游轮,顺从地被人类驾驭,上面装载着各种给养,供给其中所有的乘员,供人们野餐、休息、娱乐和贸易。这艘巨大的游轮及其所有的乘客,围绕着太阳,在广袤的神圣王国中遨游。它装载着各种给养,仿佛是火车、轮船和飞机,在每年的春夏秋收获之季被充电,持续获得给养。我不禁赞叹:“以信仰的恩惠感谢真主”,“以地球的原子之数感谢真主”。
       根据这些典型的对比,你们可思考《光明论》中所列举的其他众多比较,并由此确定:即使活在今世,纵欲和迷误也使人品尝到火狱的滋味,同样,对于清廉人和信士,他们在今生今世就生活在精神的乐园,凭着他们膺服真主、实践人道、落实信仰、释放信仰的正能量,就能使他们品尝到精神乐园的醇香美味。根据他们信仰的品级,他们可从各自品级中获得相应的益处。
       然而,这个动荡的时代及其所具有的种种病象成了时代潮流,扰乱人的感知能力,改变人们的认知,使人们趋向虚无,淹没于纷繁的琐事。我们不难见到,举世震惊的大事变颠覆了人们基本的感知能力,由于这些因素,那些深陷迷误的大亨们一时感觉不到精神的惩罚,与此同时,那些获得正道的人们,由于疏忽、昏聩的冲击,未能有效地品尝、欣赏正信的美味。

       这个时代第二种可怕的特征:
       伴随自然科学的发展而大行其道的昧信和五花八门的迷误,还有自古以来就存在的顽固的否认造物的观念及其诞生其中的悖逆被视为引人走上歧途的罪魁祸首,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与当今严峻的挑战相比,原有的对正信的挑战不足为惧,面对那些挑战,众多伊斯兰学者阐明的明证,他们博大精深的学问足以击垮他们那个时代所有的挑战,因为那个时代的昧信奠基于怀疑,在强大渊博的伊斯兰学面前,那些挑战不堪一击,很快就烟消云散。在过去的时代,人们普遍信仰真主,号召大众皈依正道不是艰难的危途,唤醒浑浑噩噩迷误的世人也往往轻而易举,那时,只要通过记念真主和提示后世的惩罚就足以警示大众,使他们放弃迷误。
       今天的挑战与过去大相径庭。以前一个地区可能只有一两个否认造物主的人,而今天,即使在一个小小的乡镇,就有上百个否认真主的人。今天,在现代科学技术的招牌下,通过精美的包装,昧信挑战正信的途径层出不穷,阻挠真理的悖逆谬论比过去增加不止数百倍。今天的昧信者冥顽不化,面对信仰的真理,他们像法老一样,偏执于可怕的迷误却自以为是,狂妄自大。面对如此顽固的昧信恶潮,只有使出原子弹般强大的神圣利器,才足以应对他们的挑战,摧毁他们昧信的基础,遏止他们的侵蚀,在今世超越他们,甚至使他们中的一部分心悦诚服,皈依正道。
       我们无尽感谢大能的真主,赞颂他,凭他的祐助,《里萨努尔》犹如神奇的灵丹妙药,有效地医治这个时代血腥可怕的创伤,这是智慧《古兰经》的奇迹,是《古兰经》放射的光芒。《里萨努尔》以大量的正反对比驳斥那些最顽固的昧信者,以《古兰经》的钻石之剑重创昧主者,以无数的明证彰显至尊主宰的独一,以宇宙原子之数般众多的明证展示了信仰的真理。二十五年以来,在那浊浪滔滔的恶势力面前,《里萨努尔》接受了无数挑战,没有被压垮,没有被击败,反而战无不胜,其中的奥秘在于它是《古兰经》的光芒。
       是的,通过对信仰和昧信、正道和迷误的比较,《里萨努尔》昭示了正信的真理,以确凿无疑的明证展示了以上所述的真实。举例来说,如果阅读了《箴言》第二十二篇中两章的明证,或者浏览了《箴言》第三十二篇第一站,或者阅读了《书信集》第三十三篇中的“视窗”,或者通读了《穆萨的权杖》(Asa-yi Musa)中的十一个明证,如果将这些篇章及其他相关章节中的众多正反对比细心考量,就会明白,正是凭借《古兰经》的真理之光,《里萨努尔》才能成功揭穿昧信者的伎俩,摧毁当今迷误者、悖逆者的堡垒,粉碎了昧信和迷误的基础。
       这些众多的正反对比,犹如一粒粒灵丹妙药,清除了蒙蔽盲人的翳障,揭示了创造的真理,解答了正教的种种奥秘,与此相关的部分篇章已被收集于《古兰经的奥秘》。凭主意欲,我希望将相关的文章结成专集,以众多的明证昭示:迷误的人们在今世就生活在火狱之中,同样,得正道的人们在今世就享有乐园的幸福。信仰是后世果实的种子,昧信是火狱的“扎苦木”的种子。蒙真主祐助,这些文章将被收录于专集出版。

(译自努尔斯《信仰与味信的分野》一·一)

读取次数 9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