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认主独一的视窗

 

奉主尊名,万赞归主!万有无不感赞他清净超绝!
亲爱、忠诚的弟兄们:
       在想象和思辩的旅程中,当我探究空气的奥秘时,我注意到一种隐微的有关真主独一的亮点,那就是在“除他之外,绝无主宰”和“ (你)说:他就是真主。”等经文中“他”(هو)字的蕴义。仅仅从物理学的层面分析,就昭示信仰之路水到渠成,非常简易,使人非信不可;而迷误和举伴真主的道路却极其困难,艰难到不可能的程度。我将以极其简易的方式阐释这个冗长而繁琐的论证。
       我们手中的一捧土壤犹如花盆,可用于种植数百种植物,如果土壤的生长功能被归功于自然或因缘,只有两种途径才能解释成因,要么必须在那一捧土壤里面预置数百台非物质的机械,这些智能机械的数目与土壤中能够生长的植物数目一样多;要么那一小撮土壤里的每一个分子知道如何制造所有这些不同的植物,熟悉植物不同的特征,分辩各种植物的生长机能,也就是说,每一个土壤分子都必须像造物主那样,拥有无限的知识和无限的能力。
       和土壤一样,空气也是如此,空气是造物主意志和命令在最大程度上得以彰显的物质。如果坚持空气源于自然或因缘,那么只有两种途径。

       其一是:在每一个空气分子中,在每一缕风、每一次呼吸中,在每次读出“他”(هو)时所消耗的微量空气里面,必须装置某种万能的机器,能够和世界上所有不同功能的信息发射、传送、交流、接受器材同步运作,传送电话、电报和无线电波,只有这样,才可以使每一台电信设备在同一时间里完成无数的交流活动。
       其二是:在呼出“他”(هو)时,空气分子中的每一个质子,也就是空气的基本构成元素必须拥有与所有不同的电话使用者、电报员和电台播音员同等的能力,具备相同的个性,还要通晓各种不同的语言,才能把信息准确传递给另一个质子。很明显,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每一缕空气确实都具备这些能力。
       想想吧!昧信者、自然主义者、唯物论的理论多么不可能成立!其荒谬性和不可能性之多,堪比空气的原子总数。
       一旦将这种奇妙无比的设置和创造都归属于伟大独一的创造者,空气中的每一个质子,每一个分子都成了造物主的士兵,服从他的命令,经过他的许可,利用他赋予的能量,凭着与他的关系,紧紧地倚托于他,显示他的大能。空气通过显示造物主的大能,瞬间以闪电般的速度,跟说出“乎”(هو)一样容易地波动运作,全球海量的信息交流就在瞬间完成,其简易轻松程度犹如一个原子执行一项单一的工作。这就是说,空气犹如大能之笔,记录造物主无穷、奇妙、有序行为的书卷,空气中的原子犹如记录之笔的笔尖,空气完成的职责犹如创造之笔书写的词句。在造物主麾下,空气尽职尽责的运动易如单个分子的运动。
       就这样,当我观察空气世界并研究其中的究竟之时,“除他之外,绝无主宰”和“ (你)说:他就是真主”启迪了我,使我进入参悟之旅,我从“知的确定”(’ilm al-yaqin)的层次上详尽地认识到空气世界昭示的确凿、清晰、精妙的真理。理解了代词“他”(هو)的辉煌,发现在传播“他”的空气中,存在着真主统一性的明显迹象,彰显着至尊主宰独一性的辉煌明证,极其睿智地证明真主的存在与独一。在参悟过程中,这些证据还引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代词“他”(هو)具有不确定性,这里的“他”究竟指的是谁?为什么神奇的《古兰经》和那些不断颂记真主尊名的人们都在认主独一的基础上反复地重复这个神圣的字。
       举例来说,如果一张白纸上只有一个点,那就一目了然;如果几个点混在一起,让一个百事缠身的人加以分辨,那他定会感到困惑。如果将重负压在小动物身上,它肯定会被压垮;如果许多话句同时挤进一个耳朵,秩序定会大乱,听者混淆莫辨。 
       尽管如此,凭借着直觉的确定(‘ain al-yaqin),在“他”(هو)犹如指南针和万能钥匙的指导和启发下,我发现,尽管有成千上万个点、字词被安置在空气的每个分子中,甚至挤在更小的粒子中,但却井然有序,一点都没有混乱。尽管空气的每个分子、每个粒子履行着大量不同的职责,但那些职责被有条不紊地执行着,没有任何混乱。与此同时,它们还承担着另外不同的工作,但这些工作也井井有条,没有任何延误和错漏。我还发现,那海量的字词语句以万千种不同的语言从空气分子中输入或输出,没有丝毫的混杂,没有杂乱无序的乱现。那些神奇的分子好像操控着所有的嘴巴和耳朵,把那海量的话语送出嘴巴,又输入无数的耳朵。通过执行这些奇特的任务,每一个分子、粒子都情不自禁地以各自特有的语言异口同声地宣布: “除他之外,绝无主宰”,“ (你)说:他就是真主”。
       每当风云突变,狂风大作之时,空气在猛烈的风暴中激烈地冲撞颠簸,空气的秩序也不会被破坏,空气承担的职责也不会混乱,它们承担一项任务也不妨碍另一项任务。我凭直觉(‘ain al-yaqin)确定这一点。
     这似乎在说,每个空气分子都有无穷的智慧、知识、意志和能力,拥有超越所有其它分子的权威,能够控制其它所有的分子,使其它分子成为顺利发挥功能的工具,从而能够顺利地完成它们履行的种种任务!显然,这样的解释是十分荒谬,其不可能性之多如空气中的粒子数量,恶魔甚至都不能想象这样的谬论!
       当然,真理昭若日月,从知的确定(‘ilm al-yaqin)层次,从直觉的确定(ain alyaqin)层次以及真知确定(Haqq al-yaqin)的层次上,都显示空气之页是凭至尊真主无限的知识和智慧而运作的,是为真主的大能和定度之笔而备的册页,它如一面可书写可删除的书写板,在不断变化和更易的世界发挥着“受保护的仙牌”(lauh al-mahfuz)的作用。
       就这样,空气的各种元素在传送声音的职能方面展示了真主独一的迹象,宣示了那些迷误者的荒谬。此外,空气还履行其它重要的任务,像光能、电能、磁铁的引力和排斥力那样,传送各种奇特和微妙的能量,有条不紊,没有混淆彼此。不仅如此,空气还以完美的方式为所有植物和动物传送生命必需的能量,如授粉和呼吸等等。这些事实都雄辩地证明,空气是最大限度体现真主意志和命令的领域。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确凿无疑的结论,那些偶然的机会、盲目的力量、失聪的自然、混乱的因缘、盲目的原因,死寂无能无知的物质绝无可能干扰空气之页的书写,不可能参与空气的职责。我明白,空气的每一个分子、粒子都以各自的状态语言宣布: “(你)说:他是真主,独一的主。”,“除他之外,绝无主宰”。
       “他”(هو)犹如空气世界的钥匙,我借此洞见了其中多样奇妙的景象和作用。同时,“他”(هو)使空气中的元素成了开启模范世界(‘alam al-mithal)和意义世界(‘alam al-maana)的钥匙。
       我看到模范世界一直在一丝不苟地摄取图像,每一张照片都反映这个世界所发生的大小事件。我认识到那是一架巨大的摄像机,是一个比世界大几千倍的巨大的后世电影院,在那永恒的剧场中,放映这短暂、无常的大地上曾经生存过的生命及其果实,给那些在乐园中享受永恒幸福的人们重现他们在今世的足迹和经历的艰难岁月。(注:由于时间和条件的限制,我们不能以确凿的事实具体说明,无法以理论更详尽地阐释这一层,只能点到为止。)
       记忆力和想象力是两种证据,被安置于人脑中,是受保护的仙牌(lauh al-mahfuz)和模范世界(‘alam al-mithal)中的两种证据和两个微型模板,其体积虽小如菜籽,但却有条不紊地记载着超过一座巨型图书馆所能承载的信息。这一事实也决定性地证明,人脑记忆和想象功能的扩大版便是模范世界和受保护的仙牌。
       凭着知性的确定(‘ilm al-yaqin),我们肯定,空气与水中的元素,尤其是精液都要远远地优越于土壤中的元素,它们是至尊定然和大能之笔写就的,更多地体现了造物主的智慧和意志。偶然的机缘、盲目的力量、聋哑的自然、无生命无目的原因绝对不可能染指其中一丝一毫,它们是造物主以大能智慧之笔书写的书页,体现独一之主的至睿和荣耀。
       谨向众兄弟致意,祝大家平安!
                    赛义德·努尔斯
(艾敏原译自努尔斯《青年指南》)  

读取次数 2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