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思人赞圣

     今天收到拉菲特贝伊的信,问及关于先知(愿主福安之)胡须的问题,我如此回复:
       根据圣训,尊贵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掉落的胡须的很少,约有三四十根,或五六十根。然而成千上万的地方都保存着有福的圣须,这一事实一度引起我的深思。当时我想到,所谓的受祝福圣须,不仅指他的胡须,还包括他受祝福的头发,圣伴们不忽视有关穆圣的任何东西,在他剪发时保留了不少穆圣那光明的、受祝福的须发(注:参阅《布哈里圣训实录》,“小净”33;《穆斯林圣训实录》,“朝觐”311-26; 《穆斯奈德》iii, 133, 137),这些圣发会被保存下来,其数量不至数千,可能与现存的相当。
       我也曾想,是否有可靠的文件证明那些清真寺中保存须发都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从而吸引信众入寺参观瞻仰。
       后来我突然意识到,参观这些须发只是为尊贵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祝福的一种途径,须发保存处成了赞圣、爱圣的场所。人们并没有认清须发作为赞圣的媒介作用,而是穷根究底。即使某根须发并非真正来自使者(愿主福安之),但由于表面上被认为是圣物,并且起到了尊圣、记圣、赞圣的作用,所以,只要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那不是圣物,这就足够了,无须穷根究底找出确凿的传述,因为信士大众普遍乐于接受本身也是一种证明。(参阅《穆斯林圣训实录》,“礼拜”11,70; 《铁密济圣训实录》,“威特尔拜”21;《艾布·达悟德圣训实录》,“礼拜”36,210; “威特尔拜”26……)
       在这一前提下,如果部分虔诚的人从敬畏的立场对待此类事件,或由于敬畏,或谨慎、或固执而反对,那也只有他们个人的观点。如果他们说这是异端,那这也应属于“可嘉异端”的范畴,因为这些事物成为赞圣的缘由。
       拉菲特贝伊在信中说,这件事在兄弟们之间引起争论。兄弟们,我劝告你们,不要讨论引起争执、分歧和冲突的话题,你们当以交流的方式讨论问题,绝不要引起争论和冲突。
(译自努尔斯《闪光》十六·五)

读取次数 4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