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至大

      “你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他没有收养儿女,没有同他共享国权的,没有为免卑贱而设的辅助者。你应当赞颂他的尊大。’”(17:111)。
      真主至大!在所有的事务中,真主的大能无所不能,真主的知识无所不知。真主是创造者,是原创者,是赋形者,他以大能创造人类,创造宇宙,他以前定之笔书写宇宙,写就人类。宏观世界犹如微观世界,两者都由他的大能所造,由他的创造之笔写就。他创造宏观世界,以其作为敬拜之所;他创造微观世界,以其作为敬拜者。他修筑前者,使其作为财产而存在;他创造后者,使其需要和拥有财产。他以精工匠心使宏观世界成为经书,他以语言修饰美化微观世界,使其光彩闪耀。他的大能在前者身上显示出他的威严,他的仁慈在后者身上彰显出他的恩惠。他显示于宏观世界的威严证明他的统一性,他彰显于微观世界的恩惠宣布他的独一性。他铭刻于宏观世界的印鉴显现于万事万物,无论普遍特殊,还是静止运动,而刻写于微观世界的印记显露于身躯肢体及其细胞分子之上。
      看看造物主昭若阳光的杰作,你就清楚地发现:万物的丰富多样寓于井然有序的规律;绝对的平衡存在于绝对的速度;超常的轻松自如与绝世的精工巧技并存;宏伟的巨制与神奇的精雕细琢相辅相成;无限的距离不能阻隔种类的统一;全面的混合难掩绝对的区别;绝对低廉的成本体现出绝对的价值。这些事实是那些有理智、勤于思考的人们的明证,即使愚蠢的伪信者也被迫接受:那些具有统一性、充满完美艺术的杰作出自拥有绝对权力的至睿的造物主。

      认主独一,一切都轻而易举;而举伴真主和坚持多神,则万事之难甚于登天。
      如果将万事万物归因于独一之主,那么创造宇宙易如创造枣椰树,创造枣椰树易如创造椰枣。但如果将万事的存在归因于多元,创造枣椰树难如创造宇宙,创造椰枣难如创造枣椰树,其难度之大,几乎成为不可能。
      通过一种行为,一个人无须增加成本,无须依托其他关系,毫不困难地为众人完成某种任务,从中获得结果。如果一种行为有多人插手,将程序和结果交付许多人,除非增加费用或直截了当着手事务,势必争吵不休,麻烦不断,难有结果。这其中的关系好像一名军官把指挥之职交给多名士兵,建筑师把修筑石壁的任务交给石头,把地球交给星辰操控,把瀑布交给水滴控制,把圆心交给圆周上所有的点管理。
      通过关系的奥秘,就知道无限的力量存在于统一性中。任何事物或原因不会被迫自带原动力,它为之工作的根源和它所依赖的关系使它拥有能力,获得成就。正因为如此,一只小小的蚂蚁和苍蝇就能击败暴君,一粒微小的种子就可肩负一棵参天大树。但是,一旦举伴真主,所有的原因都切断源泉,不得不自我武装,自拥力量的源泉,工作的成效就会无限减少。
      如果将万事归因于统一,就无须从绝对的不存在中一一创造,因为把知识中的存在变成外部的存在轻而易举,就像把照相机视镜上的图像传输到相纸上,或者像通过涂抹特殊药水使以秘写书信显形可读。当万有被归因于原因和多元时,就必须从绝对的虚无中创造万有,这非常困难,绝无可能实现。万事归一,事事容易,此为必然;万事多元,困难重重,不能实现。
      凭独一存在的奥秘,“无中生有”就有可能。也就是说,不受时间、物质的限制,从纯粹的虚无中创造出存在;没有困难或混淆,将分子注入知识中已经存在的模具。所有的智者都认同,万事若与多元和举伴真主相联系,无中生有绝无可能。为了保证生命的存在,必须收集散布地球各个角落的粒子和元素。如果没有知识中的模具,要保存生命体内的分子存在,每个分子就必须拥有无所不包的知识和绝对的意志。
      万有的存在根本不需要那些假定的真主的匹配,当然那些匹配本身就不可能是真主的伙伴。因此,提出匹配的假设就显得极其武断,从万物的存在中,找不到任何表明其在创造中发挥作用的征兆和迹象。天地的创造需要完美、无限的大能,这种大能根本不需要什么匹配。假设有什么匹配,那这匹配就必然在无限的时间内限制、终结创造所需的完美、无限的大能。从反面来看,没有这个必要,在五个方面也不可能。因此,绝不可能存在那样的匹配,任何现有的事物在存在进程中看不到任何显示匹配存在的痕迹,无法验证匹配的存在。
      在《箴言集》第三十二篇第一站中,我们从五个方面阐述过,从微小的粒子到庞大的星辰,都拒绝举伴真主。在第二站中,我们指出,每个生灵以其面部独特的神圣印记证明真主的创造和神圣的统一性,杜绝举伴真主的谬误。
      真主没有匹配,也没有助手或臣宰。事物表面的原因只不过是掩盖永恒大能处置事务的精致帷幕,在创造中,原因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说到原因,人的地位最显赫,他们拥有最广泛的意志,然而即便如此,在最明显的表达自由意志的上百种行为中,如吃饭、说话、思考等等,人们只能控制其中区区一丁点含糊的部分。如果位置显赫、拥有最广泛选择能力的人类都受到如此的限制,那么动物和非生物怎有可能在创造和主权领域成为造物主的匹配?这种情形就像内含钦命的信封或君王包裹礼物的手帕,或递送礼物的使臣,都不能成为君王主权的匹配,不是君王赏赐臣民的原因。同样的道理,为我们递送恩惠的原因之手、包裹来自恩惠库藏的包装以及吸引我们关注的神圣礼物的外部原因等等,统统都不是至仁主的代理或助手,更不是匹配。

第二级
      真主至大!他的荣耀至尊无比!他的大能无所不及,他的知识包罗万有。他是造物主,他创造万有,他全知、至睿、至仁至慈。在宇宙花园中,地球上的众生和星际的巨大天体无声地昭示全知大能主宰的创造奇迹。这大地公园布置的五彩缤纷的植物,遍布地球各个角落的万千动物,莫不同声宣示至睿造物主的艺术奇迹。大地公园内朵朵微笑的花朵和粒粒醒目的果实,无不是至仁至慈主赐予众生的最仁爱的礼物。这创造的奇迹、精湛的艺术和仁慈的礼物,无不证明和宣告那设计者、创造者和赋生者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宣示他的仁慈和知识包罗万有。在他的大能面前,粒子和星辰、多与少、大与小、有限和无限都是平等的。过去发生的所有事件和奇怪现象,都是至睿造物主的艺术奇迹,共同预示造物主对未来所有可能发生的事件都运筹帷幄,因为他是至知、至尊、至睿的造物主。
      荣耀全归真主!他使大地成为他的艺术展览、众生的集会地、创造大能的演示台、智慧的展台、仁慈的花园、乐园的耕种场、众生通往后世的走廊、万物流动的河床和衡量创造艺术的标尺。
      身着盛装的动物、琳琅满目群鸟、硕果累累的树木、万紫千红的植物,都来自他的知识,是他创设的奇迹,是他慷慨的赠礼,是他恩惠的明证。
      朵朵鲜花在果实的装饰中微笑,群鸟在清晨的微风中欢唱,雨点在花瓣上晶晶闪亮,幼儿在慈母温馨的怀抱中欢笑……所有这些都是爱的教材,使人知道至仁的主宰,他的至爱施予精灵、人类、灵界、动物、天使等等,无微不至,无所不及。
      种子与谷物、花朵与果实都是智慧的创造、创造的奇迹、仁慈的礼物,是独一创造的明证,它指明真主施予后世的恩典,证明真主尽知万有的知识和创造万物的大能。他以仁慈、知识、设计、创造、管理、艺术等等泽被万物。在他的计划、创造、管理面前,万事轻而易举,营造太阳易如一粒种子,星辰只是一朵花,地球不过一粒谷而已。
      形形色色的种子和果实所表现的多样性恰恰是体现独一创造的镜子,是大能的象征,指向神圣的定夺,显示多样性的源泉和统一性的标志。由此可见创造、赋形中的独创性和统一性。当万物最终在统一性中成就时,无声地宣示了体现于营造的创造智慧。
      造物主在创造和管理中的智慧说明,万物的创造者从宏观的视野看待具体事物,然后再看待各个部分。如果看待的对象是果实,那么果实就是创造果树最明显的目的。人类就是宇宙的果实,是造物主创造万物的最明显的目的。人心就像一粒种子,是造物主最明亮的镜子。正是由于这种智慧,在宇宙中,渺小的人类成了复活万有的中心,成为毁灭、代替、变化、更新宇宙万物的主要原因。
      真主至大! 至尊的主啊!理性无法彻知你伟大的本质。
      万有同声吟诵:“除他之外,再无主宰!”
      众生不停地寻求,满足自己的需要,他们一起吁求:“永生不灭的主啊!拥有真理的主啊!”

第三级
      真主至大!在大能和知识方面,真主至尊无上,无与伦比。他是大能的,是裁决者,是全知者,是至睿者,是赋形者,是慷慨的,是亲仁者,是修饰者,是赐恩者,是慈爱的,他意欲众生认知自己,他是至仁的,是至慈的,是至悯的,是至美的,是绝对全美者,他的全美彰显于不朽的创造艺术,显迹于宇宙万有的整体和局部,无论在哪个页面,哪个层次,哪种境界,无论现存还是永存,他的全美无所不包,无所不在,试看:
      根据他的全知、至睿、定夺和律法,他的前定之笔写就一切;
      凭着他的知识、智慧、创造和赋形的大能,他美化万有;
      凭着他的仁爱和恩惠,他以光明的美化之手创造万有,为万有赋形,美化万有,照明万有; 
      凭着他的仁慈和恩典,他以温馨、亲和、慷慨、仁爱的花朵使自己被认知;
      凭着他的绝美和至全,他恩赐的果实本身就是仁慈、恩惠、慈爱、温馨和怜悯的写照。
      在短暂易碎的镜子之前,在匆匆流失的物事的映衬下,他永恒全美的光芒何等恒久不衰!相比季节的变换和气运的周流,他的至美何等恒久!在日夜的交替和岁月的变迁中,他的恩赐何等绵绵不绝!
      是的,视镜的短促易碎,众生万有的流逝,多么清楚地表明,无论视镜还是今世,任何显示器都远不足以展示永恒全美的光芒,永恒的绝美和至全只属于永恒自在的主宰,他的绝美超越万有,他的全美超越时空,他的仁爱永恒不绝。
      完美的作品必然指向完美的行为,完美的行为肯定指向完美的作者及其美名,完美的尊名无疑指向全美的属性,全美的属性必然指向至美的德性,不言而喻,至美的德性肯定指向至尊至全绝美的本体。对至尊本体的认知只与真知(alhaqq al-yaqin)相关。

第四级
      真主至大!至尊的真主是公正的,是裁决者,是明断者,是至睿者,是永恒的主宰。凭他的意欲和智慧的原则,他在六天内建立了宇宙之树的主体;按照他的定夺,遵循他的律法和规则,万事万物分门别类;根据他的常道常规,万事被安排得井井有条;遵照他仁慈和恩惠的法则,万有被修饰美化;通过他的尊名和德性,万有被照明。他的创造、安排、美化都被见证,万有相似和谐,相互合作,互相帮助,相互拥抱。根据事物不同的位分和作用,造物主以精湛的工艺美化万物,为众生赋予意识。按照职责和能力,以前定之笔赋予众生天资潜能。
     寓于秩序之中的普遍智慧
     见于装饰美化的完美恩惠
     彰显于温馨关爱的广博仁慈
     养育众生的给养和普遍的生计
     呈现造物主德性、展示奇妙创造艺术的生命
     体现于美化万有的目的
     通过瞬息万变、推陈出新的美而彰显的永恒
     发自敬拜者内心的真爱
     反映真挚之爱的狂喜
     所有宣布完美创造的和声
     无微不至的创造之益
     昭示至睿目标的规划
     见于植物的睿智管理
     见于动物的慷慨养育
     见于要素变更而完美久存的规律
     在全美秩序中实现的总体目标
     瞬间实现、无需时间材料而完成的全美创造 
     被赋予个性、智慧和生命的万千生灵
     在无限的可能性中难以抉择的犹豫
     在最适当的时候、以最出乎意料的方式需求获得满足的众生
     无论何等微不足道,但也无法自我满足的愿望需求
     出现于羸弱的绝对力量
     体现于无能的强大力量
     出现于死寂的生命
     出现于无知的丰富感知和意识
     寓于变化的完美秩序
     变化所需要的恒定不变的存在
     系列同心圆圆心般对造物主的赞颂
     被接受的三种祈祷:心声的祈求、本能需求的祈求、急迫的祈求
     赞颂中的祈祷、被见证的祈祷和拜功中的祈祷
     前定的秩序
     在记念真主时获得的宁静
     以联系起点和终点为途径的崇拜、呈现完美方式的敬拜、实现被造目的的崇拜……
      上述的一切以及宇宙所有的状态和属性都证明,万有的存在和生命都受独一至睿主宰的指导,由独一的养主所维持,万有都是至尊独一主宰的仆人,接受独一裁决者的处置,他们的资源来自唯一的大能,独一主宰统一性的印鉴明确地显示于所有生命的册页书信之上。
      是的,所有的鲜花与果实、植物和树木、动物与石头、微粒和土块,无论处于高山与深谷,还是沙漠和荒野,都是铭刻于作品上的铭文和印章。对那些细心观察的人来说,万有的存在就可表明,塑造出作品的作者,肯定在作品的产地留下铭刻的铭文,在大地和海底刻下铭文,在天空的面部刻上日月,他的信物遍布四面八方。至尊主宰的铭刻无限荣耀。

第五级

       整个世界及其中所有同声赞颂:“除他之外,别无主宰!”全能至知
      真主至大! 他是大能的造物主,他是赋形者,他洞察万有,宏伟的天体和闪耀的群星是证明他至尊神性的明证,是证明他大能主权的光芒。它们证明并宣扬至尊辉煌的主权、博大的智慧和无限的大能。请听这节经文:
      “难道他们没有仰观天体吗?我是怎样建造它,点缀它,使它没有缺陷的?”(50:6) 
      参照经文,你仰头观看天空之脸,看它如何在宁静中沉默,如何智慧地运动,威严地放射光芒。在和谐、完美的创造秩序中,灿烂的群星盛装微笑。
      群星的太阳明灯以灿烂的光明变更季节,照亮世界;闪闪的星宿装饰和美化了众世界。对醒觉的人来说,天际群星昭示造物主无限永恒的主权,演示这个世界被如何管理。
      大能的造物主全知一切,他的意志包罗万有,他所意欲者存在,他不意欲就不存在。凭着绝对全面的大能,他对所有的事务都是全能的。很难设想今天的太阳无光无热,这绝不可能;同样,我们也无法想象,诸天的创造者和主宰没有包罗万有的知识和绝对的权力,这绝不可能。真主的知识包罗无限,洞悉万有,他必然全知所有的事情,全知至知是他的本质德性所在。他的知识与万物相关联,根据存在的神秘性、见证性、渗透性和其光明的普遍性,没有任何事物能游离于真主的知识之外。
      正如我们所见证,万事万物遵循着平衡有序的法则。有致的比例、普遍的智慧、完美的恩惠、精确的规律、落实的裁决、前定的寿限、规范的给养、完美的区分、殷勤的美化、精准全美卓越的目的以及轻而易举落实目标的大能,都证明真主的知识包罗万有,他深知幽玄,全知万事,正如天经所谕示:
      “创造者既是玄妙而且彻知的,难道他不知道你们所隐匿的言语吗?”(67:14)。
      这节经文说明:创造事物需要知识,照明事物的存在也需要知识之光。
      艺术作品表明人的智慧,试比较人的创作与造物主的知识,犹如以黑夜火蝇的微光与正午时分照彻大地的灿烂阳光相比,人的作品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他全知万事,如果他意欲,一切都能实现,如果他不欲,任何事情就无法实现;同理,大能必然有效,知识必然明辨事理,意志必有选择,事物的存在因此而实现。
      许多证据表明,事物的存在取决于神圣的意志和选择,事物的质量、状态性能等等也取决于此。
      是的,所有的存在从无限的可能性中被赋予秩序和特殊的属性。正如我们所观察到的现象,在混乱的、不协调的元素洪流中,从没有结果的途径中,每种事物获得非常精确、灵敏的秩序,得到精准的和谐与敏感的平衡。各种生物有序地被造于无生命的物质,人体受造于精子,鸟生成于鸟蛋,树木生长于种子,这都一一表明,所有事物的存在都是造物主意志的结果,凭他的意欲和选择而被决定。同类事物彼此相似,同一物种的基本成员彼此类同,这表明,它们的创造者必然是唯一的;同样,同类的每个成员各有区别于其他成员的特征,有明确的区分标志,这表明,这唯一的创造者具有独立的意志和选择力,他乾纲独断,按自己的意旨行事,以自己的决断运作一切。
      全知大能的造物主为所欲为,他周知万事万物,凭他意欲,万有存在,他拥有无所不包的知识、无所不及的意志和全面的选择权。大能是他的本质德性,必然存在,不可或缺。他所意欲,绝无反对,若非如此,事事矛盾,和谐不存。
      真主的大能无程度之别,面对他的大能,粒子和星辰关系平等,少与多、小和大、特殊与普遍、局部和整体、人和宇宙、种子与树都彼此平等。
      凭万物光明、透明、对等、平衡、有序和契合的奥秘;
      凭寓于绝对速度的秩序、轻而易举实现的平衡和谐以及丰富多样与泾渭分明并存等被见证的真实;
      凭统一性中万物协作的奥秘,凭独一性中的轻松和展示的奥秘;
      凭必要性的智慧,凭存在的鲜明性和区分性的奥秘;
      凭存在无限制性、不受约束和不可分割的奥秘;
      像人的神经、传导电力和微妙能量的金属导线那样,化难为易,如果需要,把障碍和困难转化为便利,凭这其中的智慧;
      在表达能力方面,粒子不比星辰逊色,个别不输普遍,局部不比整体更差,少数不亚于多数,微小不逊于宏大,人不弱于世界,树种不逊色于树木。凭着这些奥秘,就不能否认,谁创造了前者,他就创造了后者。因为任何存在都是宇宙众生的微缩和样本,或从中提炼而出,充当信使的角色。这就是说,创造前者的创造者也掌握后者。根据造物主的知识和创造原则,后者的特点也可融入前者,根据创造的比例和智慧,后者的精要可被榨取提出。
      写就于原子上的“古兰”智慧,其表达力不亚于书写于太阳和群星之上的“古兰”智慧。同样,在彰显真主的迹象方面,蜜蜂或蚂蚁也不亚于枣树或大象的创造,创造玫瑰的艺术不逊色于闪亮的星辰,这样的例证多不胜举。
      万物被轻而易举地创造出来,这使迷误者以为事物自然形成。自然创造的荒谬显而易见,不仅被理性拒绝,甚至幻想都不胜其谬,厌恶地避而远之。对认识真相和坚持真理的人来说,在宇宙创造者的大能面前,星辰和粒子是平等的。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赞他荣耀,赞他伟大!

第六级(注)
      (注:如果按部就班书写本题,篇幅就会非常冗长,因为“明白的经典”(alkitab almubin)和“明白的定夺”(al-imam almubin)这两个概念无法以简短的篇幅解释清楚。在《箴言集》第三十篇中,有一节简明的阐述,所以我们在此只能点到为止,详细的解释留到课堂。)
      真主至大!他至尊的事务伟大无比。在大能和知识方面,真主至尊无上,无与伦比。他公正、至睿、全能、至知,他是独一永恒超然的主宰。所有的世界都在他和谐的秩序之中,处在他正义、智慧、全知和大能的掌握之中。在他的管理之下,万事万物显示出统一性,彰显出创造的独一性,这都是可被感觉、被见证的真实。万有的存在中,没有任何事物置身于平衡的秩序与有度的范围之外,它们都在“明白的经典”和“明白的定度”两个领域内。这两个领域,前者是全知至睿主宰的知识和命令,后者是至尊至慈真主的大能与意志。对于拥有明亮眼睛、头脑清醒的人来说,“明白的经典”和“明白的定度”中的秩序和平衡,就是两个光明的证据,说明在空间和时间内,没有任何事物置身于至仁主的掌握之外,万事万物都在最慈爱者的秩序中,在施恩者的美化中,在清算者的天平上。
      简而言之,彰显于创造的尊名“无始者”(al-auwal)和“无终者”(al-akhir)象征万有众生的开始与终结、起源与繁衍、过去与未来,说明神圣的命令和知识,这都指向“明白的定度”。而彰显于万物创造的尊名“明显者”(al-zahir)和“隐微者”(al-batin)指向“明白的经典”。
      宇宙就像一棵巨树,其中的所有世界就像多棵树。我们可以比较,把创造一棵树比作创造宇宙及其中所有的世界和境域。每棵树都有起源,这就是树种。树有后代,在树枯死后前赴后继,继续履行树木的职责,这后代就是树木果实中的种子。
      树木的开始和终结显示造物主的尊名“无始者”和“无终者”。通过秩序和智慧,树的起点即原始种子是一份目录和时间表,详尽置入树木生长形成的程序和规则。树木果实中的种子,是树的终点,这是对尊名“无终者”的显示。
      果实中的树种体现出完美的智慧,这树种就像小金库,内置树木的信息、索引和时间表,神圣的前定之笔在树种身上刻写出未来树木形成的程序和规律。
      树木的外观彰显出造物主的尊名“明显者”。树木的外观呈现出完美的秩序、平衡和智慧,它像一套华丽的衣服,按照树的体型,以完美的智慧和恩典妆扮树木。
      树木的内在要素彰显出造物主的尊名“隐微者”。树木的内在要素显示出令人惊异的完美规划和秩序,它像一台奇妙的机器,井然有序地工作,把树木生长所需的养料有序地分配给所有的成分。
      树木的起点犹如一册奇妙的说明书,终点就像一份惊人的索引,二者都指向“明白的定度”。树木的外在犹如一件富有艺术气息的华丽衣袍,内在是一台精密的机器,二者都指向“明白的经典”。
      就像人的记忆力指向并证明“受保护的天牌”(lauh mahfuz),树木的原始种子和果实指向“明白的定度”,树木的外在和内在则暗指“明白的经典”。这样的比较旨在说明,一棵具体的树象征地球之树的过去和未来,比喻宇宙之树的开始和未来,说明人类之树的祖先和后代……。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赞美至尊的造物主!
      至尊的真主啊! 除非你的引导,理智无法描述你的伟大,思想不能领悟你伟大的品质!

第七级
      真主至大!赞主至尊大能全知!他是创造主,是开启者,是要为者,是深知的,是赐福者,是降恩者。宇宙及其中的界域和众生都是他永不熄灭的太阳所投射的影子,是他的作品,是他的尊名所显示的多彩印记,是他的前定之笔所刻划的线条,是展示他至尊至全至美德性的视镜。
      凭着他永恒的见证,根据他所有的经典、经文、《古兰经》和创造的迹象;
      根据大地及其中所有界域、所有分子貌似绝对富足,但实质上贫困不足、需求养育、需求维护的真相;,
      凭着众先知灵魂的共同见证,凭着众圣哲和纯洁学者光明心灵和理性的共同见证,根据他们共同的求证,通过他们共同的祈祷,凭着他们获得的灵感和垂降的真理……
      从大地到星辰,从微小的物种到崇高的天体,所有的存在,无论高低,都以无数的明证作证,以心悦诚服的信心证实,欣然认同创造的法则,遵循《古兰经》的法程,接受神圣经典的明证和天经的真理,确认至尊主宰的必然存在,明白宇宙万物皆是造物主大能的迹象,是他前定之笔写就的书卷,是显示他尊名的视镜,是他永恒光明的投影。
      万物非主,唯有至尊的真主!

(译自努尔斯《闪光》二十九·三)

读取次数 7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