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的尊名“维护万物者” القيوم

      本文简要讨论的要点仍然是真主尊名“永生不灭者”的补充,是其光明源泉的附录。根据最初设想,本节被安排为《箴言》第三十篇的附录。
歉意
      本节所阐述的问题都是真主尊名“维护万物者”的光辉,对存在来说,内容深刻;就生命而言,意义重大。文章内容并非循序而来,而是如闪电般骤然而至,击向心灵的天际,扣动灵魂的扳机,照明心田的良知,我匆匆记下这突如其来的灵思,未加修饰,没有编辑,全文保持着初稿的风貌。由于这个原因,文章在措辞和表达上肯定有所不足,希望你们谅解其中的缺陷,而留意其中美好有益的内容。
提示
      本文专章阐述真主的尊名“维护万物者”,内容宏大广泛,思想深刻,涉及的问题十分精微,要点缜密精深,特别是文中“第一束光”,由于直接应对唯物论,对许多读者来说,略显艰深(注)。
     (注:如果读者不熟悉文中涉及的相关学科,建议最后读“第一束光”,开始读“第二束光”)
      虽然每个读者未必全面理解文中讨论的每个问题、每个方面,但他至少能够领悟其中每个事项的一部分内容。格言说得好:“即使不能全盘掌握,也不应该全部放弃”,因此,遇到难题就完全搁置,说:“我不能尽摘这个精神果园所有的果实”,这种说法做法极不合理!无论摘到多少果实,都是收获,不无益处。由于本文涉及真主最伟大的尊名,其涉及的广度深度有时达到无法理解的程度,其中的微妙之处达到理性无法分辨的精度。尤其是涉及真主尊名“永生不灭者”时,如何在六大信条的层面理解普遍生命的象征;在“第一束光”中讨论真主尊名“维护万物者”时,如何在前定的范畴理解生命的展现。尽管有这些难懂之处,但无论如何,读者绝不会一无所获,理解这些问题将拓宽他们信仰的广度,增加信仰的深度。毫无疑问,增强信仰是享有永恒幸福的关键。在信仰方面,即使增加一个原子,也如同打开了一座宝藏,获得巨大的收获。伊玛目冉巴尼·艾哈迈德·法鲁克·希尔信迪说:“在我看来,信仰方面一丁点的启发,远胜品尝数百项功修的奇迹(karamat)。” 
     “一切事物的主权都在他的掌握之中”(Quran 36:83)
     “天地的钥匙,只是他的;” (39:63)
     “天地的宝藏,只是他的” (42:12)
     “每一种事物,我这里都有其仓库” (15:21) 
     “没有一种动物不归他管辖” (11:56)
      在伊历十一月身处埃斯基谢希尔监狱期间,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些经文,指向真主的尊名“维护万物者”,暗示这个尊名或是真主最尊贵的美名,或是最尊贵美名放射的两道光芒之一,或者是至尊美名的第六道光芒。由于身陷牢狱,情况不允许我充分解释这灿烂的光芒。我从伊玛目阿里(愿真主喜悦他)的颂辞《朱赞》(Arjūza)中受益,这首颂辞以六大尊贵的美名强调了真主最尊贵的美名,使他从中获得“宁静”(Sakīna)。在另一首颂辞《奇迹》(Jaljalūtiyya)中,他解释了六大尊名和其他的尊名,强调这些尊名极其重要。凭真主的祐助,我从中获得无限的慰藉。我将以前文解释五大尊名相似的方式,以“五束光”简要解释真主尊名“维护万物者”的光芒。

第一束光
      宇宙伟大的创造者是自立的、维护万物的,也就是说,他是自立的,永恒的,不依赖他物而永存的。所有的事物都凭他而存在,依赖他而持续存在,藉他而具有持久性。如果万物与造物主的联系被斩断,哪怕只是瞬间,宇宙就会毁灭。这就是伟大的造物主,他自立,他维护万物,没有任何事物可与他比拟,如《古兰经》谕示:“任何物不似像他”。(42:11)
      也就是说,在本质、属性和行为方面,万事万物都不能与造物主相比,无法与他平起平坐,不能与他竞争,他没有匹配,没有伙伴。确实,他至尊至纯,他以主权独掌宇宙万有,以完美的秩序管理、经营、维持和培育宇宙万有,他举重若轻,管理宇宙犹如一座房子或一座宫殿。万物绝不能比拟他,他绝无匹配或搭档。
      确实,对大能、永恒、自在的造物主来说,创造星辰易如创造微粒。在他绝对的大能面前,降服最大的事物易如降服最微小的事物。面对他的意志,任何事物都不能阻碍其他事物,任何行为不可能阻止其他行为。在他看来,无数的个体就像一个人。他能同时听到所有的声音,同时满足所有人的无限需求。宇宙众生的有序和谐说明,在他的意志和意愿范围之外,不存在任何事物,不发生任何状态。凭他的大能和知识,他无处不在处处在。虽然一切事物离他非常遥远,但他与他们无限接近。“永生不灭的”、“维护万物的”的至尊主宰“不似像任何物”,他绝没有任何匹配、搭档、助手、竞争者或匹敌。至于他至睿、完美无暇的行为,有可能通过比喻来说明,《里萨努尔》中的所有的比喻和寓言都属于这种类型。
      至洁自在的主宰无似像,他超脱于有限的物质存在,不局限于空间。他独一自在,绝不可能分裂,绝不可分割。他亘古不变,不可替代。无能与他绝缘,需求与他无关。然而,某些迷误的人认为,在宇宙的页面上,在参差多面的众生中所彰显的最纯洁、最神圣的属于至尊的主宰,但却将独受敬拜的至尊主的部分成就归功于“自然”和因缘。
      对此谬误,《里萨努尔》中的许多篇章都以确凿的证据证明,自然是至尊主的作品,但却不是制造者。自然是造物主的书卷,但却不是作者。自然是一种神圣的艺术,而不是艺术家,它是一种刺绣品,而不可能是刺绣者。它是一册帐簿,但却不是会计师。它是一部律法,但不能成为权力。它是一种模具,但却不是设计者。它是被动的接受者,而不是创始者。它是规则,但不是规则的制定者。它是万物遵循的法则,但却不能成为法则的创建者。
      尽管绝不可能,但假设将最微小的生物交付给自然,通知自然:“你来制造这种生物!”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必须准备足够的模具或机器,数量必须达到制作这种微生物所有成员的总数,符合不同体型的需要,从而保证大自然能够进行这项工作。《里萨努尔》的部分篇章对这种假设给出了决定性的证明。
      有些被称为唯物论者的迷误者,他们在微小分子的有序变化中看到了伟大的创造力和主权的醒目展现,但由于他们不知道这种展现的源头,不明白这种普遍的力量来自永恒至尊主宰大能的彰显,就认为物质和力量是无始永恒的,进而将神圣的造化归功于分子及其运动。赞主清净!难道人会如此无知!竟然将这非凡的工作归功于分子及其运动!从事这项伟大的工作,就必须超越时空,洞见万物,彻知万事,随时随地创造并管理万事万物!他们将此创举归功于分子及其运动,殊不知这些分子及运动淹没在无生命、盲目、无意识、无意志、不平衡的机缘风暴中,何能自主?任何拥有些微智慧的人都必须明白,这是多么无知的观念!这样的迷信多么可悲!
      确实,由于这些可悲的人放弃了绝对独一的创造论,他们已经陷入无穷无尽的绝对多元论。这就是说,只要不承认独一无二的造物主,他们就不得不接受无穷无尽的主宰。这意味着,只要那极其重要的对独一、至洁、至尊、永恒的造物主的信念不能渗入他们腐朽的头脑,他们的观念就迫使他们承认那无穷无尽、没有生命的分子无始永恒,具有某种神圣性。
      想想这种彻头彻尾的无知吧!显然通过分子的展示,必然存在者的力量、权威和指挥使使那一团团的分子变成一支宏伟有序的军队。如果总司令的指挥权被撤销,权威哪怕缺失一秒钟,那无数无生命、无意识的群体就会乱作一团,沦落为散兵游勇,最终消亡不存。
      另一种人似乎看得稍远,但他们更加无知,陷入更深的迷误。他们想象那被称为以太的物质是源头,是万事万物的创作者!殊不知那所谓的“以太”是至尊造物主创造的极其精微、顺服的页面,是传达钦命的途径,是行使神圣主权的朦胧帷幕,是神圣之笔用于书写的精制墨水,是他创造的精美服饰,是他的工艺品的酵母,是孕育他的种子的沃土,是反映他至尊主权的镜子。
      要确立这种极度无知的观念,就需要无数的不可能成为可能,因为以太是无意识、无生命、无意志的物质,它比构成分子的物质更细微,比古代哲学家们迷误其中的“第一物质”(注)更加细密,它使唯物论者淹没其中。把行为和结果归功于这种可以无限分割、被动、具有传递能力的物质,这是何等荒谬,其错谬、不义多于以太之数。因为事物的行为和结果除非大能的真主意欲,绝不会发生,只有他才周知万事,只有他的大能才使事物相互作用。
      (注:希腊哲学家认为,第一物质是原始物质,无形无色,无延展性,没有大小。)
      很明显,彰显于万物存在中的创造行为证明,创造源自一种大能和意志,这种大能和意志能洞见绝大多数事物,不仅尽知整个宇宙,也熟知每个具体事物尤其是生灵,认识并保证每个生灵与与宇宙的关系。这表明,创造绝非因果关系那样简单,原因只是物质性的,不能包罗万象。通过“维护万物者”尊名的意义,一种特定的创造性行为意味深长,表明存在是宇宙创造者的行为。例如,创造蜜蜂的行为在两个方面表明此行为是宇宙的创造者所特有的。
      第一方面:全球所有的蜜蜂与这只特定的蜜蜂相似,在相同的时间,在所有的地区,它们都在从事相同的工作。这一事例说明,个别特定的行为代表全球同类普遍行为。这就是说,谁是那宏大行为的作者,他就一定是特定行为的作者。
      第二方面:为了成为创造这只蜜蜂及其行为的创造者,他必须拥有强大的能力和意志,拥有足够的知识,知道所有蜜蜂的技能和生存条件,清楚蜜蜂与宇宙的关系,保证蜜蜂的生计和生命。因此,要全面落实此类具体的行为,就必须拥有对绝大部分宇宙的主权,才能完美地落实具体事务。
      就这样,即使这样最具体、最微不足道的行为,也在两个方面证明这种行为是造物主所特有的。
      最令人困惑、最宜值得人们关注的重点是:自在者的永恒性是他独享敬拜特权的德性。自在者必然存在,至尊至洁,这是存在最坚实的基础;自在者绝对远离事物的物质属性,这是存在最恒定的状态;自在者不局限于空间,这是存在最全美的德性;自在者独一无二,这是存在的最尊贵、最坚实的德性,他因此而免于变化和非存在。然而,迷误者把无始无终的永恒性这自在者必定具有的德性归功于以太和原子这样的东西,这些存在是最弱的物质存在,数量众多,分布最广,属性微妙,难以定义,性质不稳定,无固定形状,分散多变。迷误者却宣称这些东西具有无始性,想象它们具有永恒的属性,更有甚者,有些人甚至认为,神圣的创造始于其中。这样的观念多么荒谬,多么远离事实,多么违背真理,多么不合理性!《里萨努尔》的许多篇章有力地驳斥了这种观念。

第二束光

第一条

     “瞌睡不能侵犯他,睡眠不能克服他” (2:255)
     “没有一种动物不归他管辖。”(11:56)
     “天地的钥匙,只是他的;”(39:63)
      这些经文最大程度地彰显了真主的尊名“维护万物者”,这些经文及相似的经文道明了多种真理,我们将其中一种简述如下。
      宇宙中天体的存在、延续和永存都与“维护万物的”奥秘联系在一起。如果“维护万物者”的彰显片刻不再,数以百万计的天体,其中一些比地球大千倍,就会散落于无限的虚空,相互碰撞,坠入虚无。
      例如,如同空中飞行的飞机一样,“维护万物者”以其大能使数以千计庞大的宫殿稳定地维系于各自的轨道,有序地运行于空间。凭着“维护万物者”尊名的奥秘,“维护万物的”大能之主使无数的天体安居于浩瀚的太空,顺从有序地运转于相应的空间,它们没有支柱而存在,没有牵系而运动。这些宏大的天体,有些比地球大数千倍,有些大数百万倍,它们各有职责,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强大军队,彻底服从“说有就有”的钦命。
      像群星一样,凭着“维护万物者”的奥秘,微小的粒子也如此存在、持续、永恒化。生物体内的无数粒子并非群龙无首,各行其是,而是集合于每个肢体器官特有的系统中,井然有序。在各种内外因素的风暴和元素的洪流中,始终有序地保持着规律。这不言而喻地道明,微小的粒子并非自觉自愿,而是通过“维护万物者”尊名的奥秘而各就其位。每个生物的身体就像一支纪律严明的旅团,每个物种犹如一支正规军,其中无数的粒子以无数的口舌弘扬“维护万物者”的奥秘,宣示自己生命存在于地球,存在于宇宙,并将在其中延续和永恒。

第二条
      这一项需要指出一些涉及“维护万物者”事物的益处和智慧。
      万物存在的智慧、事物的属性及其目的、创造万物的益处、生命的结果有三种类型。
      第一种着眼于每件事物本身及其与人有关、对人有益的事务。
      第二种更为重要,旨在为无数的读者揭示所有事物存在的意义。每一件事物都是迹象、标识、信函、书籍或颂歌,使有意识的人观察思考,让他们意识到每事每物都是至尊创造者尊名的显迹,使他们理解其中的深意,从中获益。
      第三种直接与至尊的造物主有关,面向造物主。事物存在的结果和益处固然一方面在于事物本身,但更多的是面向至尊的创造主。因为造物主关注自己创造的艺术奇迹,观察事物中所显现的造物主尊名的显迹。无论其他,只要获得造物主的关注,任何生灵,即使生存一秒钟就已心满意足。
      对于万物存在的奥秘在于彰显“维护万物者”的尊名,我们将在《第三束光》中加以阐释。
      有一次,我正在专注思考宇宙的护符和创造之谜,研究其中的实例、智慧和益处,领悟其中蕴含的迹象,我自问:“这些事物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展现自己,然后匆匆远去,消失不见?我一一观察事物的特征,它们无不被独具匠心地装扮起来,穿着各异,装饰有别,被有序地送到这个展览中心。之后却在一两天内就消失了,其中有些生灵仅仅现身几分钟就消失了。这似乎徒劳无益!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他们现身我们前面,这其中的目的是什么?”我非常好奇。
      后来,通过神圣的恩典,我领悟到其中一项重要的智慧:万物特别是有生命的存在莅临地球这所学校,使自己成为一个富有意义的词语、信物和赞美造物主的颂诗,向有智慧的生灵展示,供他们研究,向无数的读者陈述自己存在的意义,宣告神圣的目的。完成使命后,它们又像一个个词语或书信,其物质形式逐次退场消失。
      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对存在的智慧领悟到这一层次,对我来说已经足够。然而后来,许多事物特别是有生命的生物中极其奇妙精微的艺术奇迹显露出来,这使我进而意识到,这些艺术品如此精微美妙,其最神奇之处绝不仅仅是向有智慧的生命展示,只向他们透露其中的意义。因为尽管无数有智慧的生灵可以研究每个生命,但他们的研究毕竟有限,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能洞悉这些有生命的存在所具有的精妙艺术。这就是说,创造生灵最重要的结果和最重要的目的是供维护万物的永恒主宰欣赏,他观赏自己创造的艺术精品,展示他恩赐万有的仁慈礼物和恩惠。
      领悟到这个目的,很长时间令我欣慰不已,我从中明白:创造的智慧和目的就是把众生特别是有生命的存在所具有的无穷无尽的精微艺术呈现给维护万物的主宰,供他欣赏,观赏自己精美的艺术创作,只有这样,才不负那庞大的开销。
      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个别具体事物的形式和艺术特征并没有持续下去,它们被不断更新,快速地经历着变化,在无止境的活动和创造中被改变。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自语“这种活动和创造中的智慧必然与活动本身相同,更加丰富”。面对这个命题,上文提到的两点智慧就显得不够,还缺乏某些环节。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我开始探寻更深的目的和智慧。
      感谢真主,一段时间后,通过《古兰经》的光明,在“维护万物者”奥秘的层面,一种无限丰硕的智慧和目的呼之欲出,显得十分明确。我凭此理解了被称为宇宙护符和创造之谜的神圣奥秘。我将其详述于《书信集》第二十四篇,在“第三束光”中,我只简要提到两三点。
      从这一点上看“维护万物者”奥秘的表现,可见万有皆从不存在的黑暗被拯救出来,正如《古兰经》所谕示:
      “真主建立诸天,而不用你们所能看见的支柱。”(13:2)。
      造物主使万物在无限的空间里各就其位,为其赋予稳定性和永恒性,使其显示“维护万物者”的奥秘。如果没有这种坚强的后盾,任何东西都不可能自己继续存在,一切事物都会淹没于无限的虚空,陷入不存在的状态。
      还有,所有的生命都依靠“维护万物”的大能之主来维持其存在和永久,一切都凭他的维护而继续存在,正如经文所述:
      “一切事情只归他”(11:123)。
      众生存在的条件和状态虽然千头万绪,但条条头绪都紧紧地固定在“维护万物”的 奥秘上,作一个并非恰当的比喻,“维护万物”的奥秘犹如电话和电报线路的调配中心。如果万物不依靠这个光明的支撑点,就必须依赖成千上万无休止的因果漩涡。根据众多学者的说法,因果论是错误的。认可因果论,就意味着这些荒谬的无休止的原因在数量上必须与万物的数量一样繁多。例如,诸如保存、光明、存在、给养等事务,如果缺失“维护万物者”,而是依赖原因,那就甲依赖乙,乙依赖丙,因因相袭,无穷无尽,没有结果。
      可见,万物所有的头绪都连接着“维护万物”的奥秘。一旦理解这个奥秘,因因相袭的链条就就消失不再,一切都直接指向“维护万物”的奥秘。

第三束光
      通过一两段简明的介绍,我们将在很小的范围内从神圣的创造性和主权活动的角度揭示“维护万物者”的奥秘。对此,以下经文所指一目了然:
      “他时时都有事物。”(55:29) 
      “你的主确是为所欲为的。”(11:107) 
      “他要创造什么,就创造什么”(30:54) 
      “一切事物的主权都在他的掌握之中”(36:83) 
      “你看真主的恩惠的效果吧!他怎样使已死的大地复活。”(30:50)
      当观察宇宙时,我们看到,在时间的洪流中,一群群的生灵被抛来抛去,跟着一个接一个的商队后面,来去匆匆。来了一批,停留片刻,就匆匆消失。一个物种现身于现象世界,留驻一个时辰,随后很快进入未见世界。在这现象世界,有些生灵停留一天,有些留驻一个世纪,有些停留一个时代,他们在此完成各自的职责后辞世而去。
      众生如行云流水,令人惊诧地来了又去。在英明的指挥下,他们遵循着明确的目标,按照计划的进程入世出世,井然有序,充满智慧。其中的设计和规划,即使集合所有的英才,联合众生的思想,也不能理解其中的本质,无法找出任何纰漏,更不用说质疑批评。
      因此,在这种创造行为中,任何赏心悦目的生物特别是有知觉的生灵,不容其睁眼观瞧,神圣的前定之笔就将他们遣送到未见的世界;他们甚至来不及再次呼吸,就被移出生命世界。世界宾馆早空晚盈,不经客人同意,前定之笔就不停地将宾馆填满又清空。地球成了一块可书写可删除的黑板,神圣的前定之笔不停地在上面书写、更新和编辑,其情形正如经文所述:“我的主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 (2:258)
      这种创造性活动和主权行为的奥秘极其深邃,所要求的动机和因素中充满无限的智慧,这种智慧可分三种。
第一种智慧:
      每种活动,无论是具体的还是普遍的,都会导致快乐。所有的活动都有某种乐趣,进一步讲,活动就是纯粹的快乐。活动是存在的展示,是纯粹的快乐,是摆脱寂灭和不存在,是远离那纯粹的痛苦。
      每一个拥有秉赋的人,无论能力高低,在实践活动中,每当能力拓宽而兴奋,随着潜能被发掘而欣喜。每一个拥有某种完美的人,也都迫切地关注着自己的完美,希望通过活动充分展示完美,从中享受快乐。
      由于每种活动中都具有某种完美性,产生特定的快乐,因此受到喜爱,人们乐此不疲。活动本身就是一种完美。在有生命的生物世界中,明显表现出一种无限的爱和仁慈,这种爱和仁慈产生于永恒的生命。那个永恒生命的存在必然要求至爱至仁的存在,他仁爱众生,为众生所爱,其尊贵至洁值得众生热爱。在他至洁至尊的德性中存在着尊贵的可被不尽准确定义的神圣品质——神爱,其爱如神圣的情感、尊贵的仁爱和纯粹的快乐。正是这些尊贵的品质,通过无限的创造性活动,不停地更新着宇宙,使之激动,使之变化。
      作用于存在的无限神圣活动的智慧聚焦“维护万物者”尊名的奥秘,关注造物主众多的尊名。众所周知,任何拥有美的人都希望能看到美并展示自己的美;任何拥有某种技能的人都渴望、喜欢通过展示和宣扬自己的技能,吸引人们的关注。他渴望并喜欢自己的技能,期望被一直掩盖的美揭示出来,使埋没的真理及其意义被发现,获得热忱的欣赏者。
      这个基本的道理体现于所有的事物中,其表现程度因人因事而异。根据宇宙的见证,根据大能至尊主精美地展现于万有中的一千零一个美名,这些美名的每一个尊名都有多重境界,每个境界都呈现出“维护万物者”绝对的美、真正的完美和万有所见证的光明之美的真理。真主的尊名表现于万有之中,展现于万物精湛绝伦的工艺上。每个尊名的每个境界、每个层次,都有绝对的真和无限的美。
      宇宙万有都是反映造物主尊名的神圣视镜,从中展示造物主精美的创造艺术,使万物成为解说美丽的创造真理的册页。通过至仁主的仁爱,通过揭示“维护万物者”的奥秘,这些永恒的尊名持续体现于万事万物,不断地更新和改变着宇宙。就这样,在大能自在主宰的见证下,在多不胜数的智慧生物眼前,在具有思维能力的生灵的探究目光中,万有展示出无穷的景象,秀出无数富有深意的工艺,出示破解奥秘的经籍,通过有限的事物展示无数的表象,通过单个个体解读无数的个体,通过一个真理阐释多重真理。

第四束光
      令人惊异的宇宙持续活动的第三种智慧可如此解释:每一个高尚的人都喜人所喜,乐人所乐;每一个慈悲为怀的人都因给别人带来快乐而高兴;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因使别人快乐而感到欣慰;每一个有爱心的人都因取悦于值得取悦的人而高兴;每一个公正的人都为维护正义而高兴,为通过惩罚不义者使正义得到伸张而高兴,为感恩的被侵权者赢回权利而高兴;每一个能工巧匠都为展览其杰作而高兴,为其作品如期发挥作用而欣慰,为其带来预期的结果而感到自豪。
      上述每个事例都是世界通行的惯例,是行之有效的宇宙常规。《箴言集》第三十二篇第三站中举过三个例子,说明这些规则凭造物主的尊名而发挥作用,这里择要简述如下:
      例如,一位心地善良、慷慨仁慈的人,邀请贫穷有需的人登上一艘巨大的游轮,航行于全球各个海域,他以盛宴款待他们,以恩惠满足他们。他慈悲为怀,开心地看着他们。他们为需求满足而感激,他喜他们所喜,为他们的感恩而感到骄傲和高兴。
      “天地间最高的典型只属于真主”,一位仅仅是分配至仁主恩惠的官员,对奉命以盛宴款待宾客感到如此喜悦,那就让我们以有限的认知力思考,允许我们以贫乏的语言斗胆描述至仁主主至尊的事务,解释养育众生主宰的主权。他以尊贵的天经阐释自己的尊名,以尊贵的美名而自豪,以神圣的尊名而欣喜。他期待万有的感恩,为众生知恩感恩而高兴,这些都归结于“维护万物者”。人类和所有的动物、无数的天使、精灵和灵界生命受邀登上至仁主的地球游轮,他以大地作为养育众生、体现主权的餐桌,布满美不胜收的美味佳肴,陈列于众生面前,为他们的肢体器官提供给养,使他们从中尽享快乐。至仁主使那些有需求、知恩感恩的生灵快乐地航行于宇宙,不仅使他们在今世以所有的恩惠而快乐,更使永恒天园的每座乐园成为赏赐善仆的永不歇息的盛宴。这一切都需要这种永恒神圣的创造性运动。
      例二:如果一个熟练的工匠制造出一台不需要唱片的留声机,想听什么,就能播放什么,那他会多么兴奋自豪!他将说:“伟哉!真主所欲”。制作一件其中并没有真正的创造性的艺术品,就能使工匠心生如此愉悦的成就感,令他如此自豪,那么请想想:
      大能的造物主创造了整个宇宙,这宇宙就像一个神圣的管弦乐队,如同一座奇妙的工场,吟唱出无数的歌曲和颂诗,赞美创造之伟。他以所有的物种、所有的世界在宇宙的舞台上展示精湛的工艺和非凡的奇迹。他在所有动物的头部安装形形色色的机械,像留声机、照相机或电报机,他在人类的大脑中设置没有唱片的留声机、没有胶片的照相机、没有电线的发报机,还有比这奇妙数十倍的机械。创造出这些神奇的机械,使其按照设定的步骤运转,产生预期的结果,这样的成果意味着神圣的自豪、至纯的喜悦、至高的境界等无限崇高的品质,这些品质源自养育万有、统辖万物的主权,伴随着永不停歇的神圣运动。 
      例三:为了维护正义,公正的统治者站在被压迫者的立场上反对不义,保护穷人免遭强权的侵害,让每个成员都享有应得的权益,这会令他满足,感到高兴和自豪。这是统治的基础,是正义的体现,是人际社会的常道,由此可作如下思考: 
      “永生不灭和维护万物”的主宰是“至睿”、“公正”的统治者,他养育万物,赐予生物必要的生命条件,为其赋予生命权。为了保障他们的生命,他赋予他们必需的再生能力,保持足够的数量。他以仁慈保护弱者免受强者的侵害,为每种生物赋予特殊的功能,使其以之维护自身的权利,由此彰显正义的奥秘。我们无法以贫乏的语言表达他至尊的主权和其中的神圣意义,在这个世界,他为所有的生灵奠定完备的正义的法则,对于违背法则的不法分子,施予部分的处罚,但在复活日最高法庭上,将彻底落实最高的正义。全面实现正义使宇宙的永恒活动成为必要。
      如以上三例所示,在不间断的运动中,真主的每个尊名都产生神圣的品质,这些尊名需要不间断的创造。既然能力和秉赋的发掘、发展和运用会产生喜悦快乐,促进发展;既然在履行任务、完成使命之后,每个完成任务的人都会如释重负,享受某种成就感,顿然释怀,满心感激;既然一粒种子可以产生许多果实,一笔成功的买卖可获百倍的利润,令人无限欢快,那么毫无疑问,使生物发挥无限能力的造物主,在众生灵各自履行职责、完成任务后,必将使他们解脱,使他们前往更高的境界。具体来说,他把元素提高到矿物的层次,把矿物提高到植物的层次,通过养料把植物提高到动物的层次,把动物提高到人类生命的高水平,达到具有意识的知恩感恩的更高层次。
      我们由此可以理解,从不断的运动和体现主权的创造中产生的神圣事务及其意义多么重要,这些神圣的运动和创造体现于赋予众生的无限潜能和秉赋方面,在众生灵完成使命之后,它在其外部的躯体存在消亡之时,将其升往更崇高的世界,在其身后留下多种存在,如灵魂、本质、身份和形象,置于模范世界、知识世界、幽玄世界、灵界和天园,在新位置上承担着相应的责任,对此,《书信集》第二十四篇中作过解释。

对一个重要问题的确定答复
      有些迷误者说:谁以这种从不停止的运动改变和更新宇宙,他自己也必须变化和改变。
      回答:绝非如此!愿真主禁绝之!千万禁绝之!当地面上镜子中(太阳的映像)发生了变化时,并不说明空中的太阳有了变化,其实,是反映太阳的显示器被更新。重要的是,对至洁至尊的主宰本质来说,变化和更易绝不可能,他前无始,后无终,永恒自在,绝对完美,完全自立自足,富足无求,根本不受物质、空间、局限和偶然性的影响,完全超越物质和空间等方面的限制。宇宙的变化只能说明造物主没有变化,从不改变,而绝不表明造物主发生变化。因为造就变化、使万事万物有序运动的造物主,他自己必然不变动。
      举例来说,如果你手持数条绳索,每条绳索上绑着许多球,然后挥动绳索,使这些球按照秩序不停地转动,这时,你自己必须稳定下来,保持在一个地点,不能移动。如果你随意改变位置,就会破坏(球的)运转秩序。
      众所周知,使物体按照秩序运动的人,他自己必须保持稳定不动;使物体不断变化的人,他自己必须保持不变,从而使有序变化的行为持续下去。
      其次,变化和改变是被造物的属性,被造物有需求,有偶然性,有可能性,具有物理属性,需要不断更新而完善。然而至洁至尊的造物主永恒不变,完美无瑕,自在自足,超脱物性,所以绝过恒定,绝不会变易。

第五束光
      如果我们想要最大程度地看到尊名“维护万物者”,就要准备一架望远镜,一台显微镜,以使想象力观察整个宇宙。使望远镜显示最遥远的物体,使显微镜显示微小的粒子。当我们通过望远镜观察,就会通过尊名“维护万物者”的显现,看到数以百万计、比地球大几千倍的球体和星辰,或动或静,没有支撑而各就其位。其中有些被称为以太的物质,比空气更加曼妙,显得静止不动;有些天体则飞速运转,各自履行自己的职责。
      之后让我们通过想象的显微镜观察微小的颗粒。通过“维护万物者”的奥秘,微粒像星辰一样,各就其位。地球上所有生物身体的粒子都在运动着,各司其职。我们看到,在有生命的生物的血液中,称为红血球和白血球的微小细胞犹如空中的行星,像马拉维修士那样,以两种方式有序地运动着。
总结 
      为了研究构成最尊贵美名的六大尊名之光,我们需要在此作一小结。这六大尊名就像阳光的七色光谱,融为一体。(注)
      (注:这个摘要是第三十束“闪光”的基础,是其中各个主题的精华,包含着六大尊名的奥秘。)
      让我们观察宇宙的万事万物,思考这是“维护万物者”尊名的迹象,这一尊名支撑着宇宙所有的生命,为其赋予连续性和永久性。由此发现尊名“永生不灭者”的隆重彰显,照明了所有生灵的生命,照亮了整个宇宙,为众生镀上灿烂的光彩。
      在“永生不灭者”尊名之后,尊名“唯一的主”醒目地显现出来,为宇宙所有元素和成分赋予统一性,在每个生灵的额头打上“独一存在”的印记,给每个生命的脸上盖上统一的印章。这使众生用无数的口舌宣扬尊名“唯一的主”的迹象。
      在尊名“唯一的主”之后,让我们思考尊名“裁决者”的迹象,就会发现,通过这一尊名,我们以两架想象之镜观察到,所有的生命无不井然有序、富有成效,从最大的星辰到最微小的粒子,无论普遍还是具体,都被纳入一个富有智慧、和谐统一的系统之中,装饰和美化着所有的存在。
      在尊名“裁决者”灿烂的显现之后,让我们观察尊名“公正者”的彰显。如同本文第二节所述,通过“至睿者”尊名的显现,不停运动的宇宙及其所有的存在都被有序地管理着,处处显示出平衡、和谐、精确。如果任何天体脱离了“公正者”尊名的照耀,即使那个天体失去平衡一秒钟,就将扰乱群星的运行,导致末日般的灾难。
      从巨大的恒星到微小的粒子,从被称为银河的巨大星云到微小的红白血球,身处不同领域的万有众生,无不各具特色,泾渭分明,大小恰如其分,质量精确分明,尺度比例精细如发,生存环境如鱼得水,每个物种都严守天然规则,欣然膺服“说有就有”的钦命。
      在彰显尊名“公正者”之时,让我们从中观察和思考本文第一节介绍的尊名“至洁者”的显迹,我们发现它使宇宙万物纯洁干净、清晰亮丽、优美鲜明。万事万物从而成为醒目、诚实、美丽的视镜,反映出至美造物主的本质之美,表达造物主美名的尊贵可敬。
      简言之,这六个尊名是真主最尊贵美名的六道光芒,它将宇宙和众生包裹在色彩斑斓的光芒中,以万千形状区别之,以精工匠心修饰之。
      尊名“维护万物者”在宇宙中的彰显体现出造物主的至尊和统一性。人类作为宇宙的中心、枢纽和自觉的果实,这一尊名在人类身上彰显出造物主的至美和独一性。这就是说,宇宙通过“维护性”的奥秘而存在,在某一方面也通过人而存在,人是“维护万物者”尊名最全面的显示器。由于宇宙的大部分智慧、存在的目的和利益都体现于人类,所以“维护万物”在人类身上的显迹犹如宇宙的支柱。
      可以这么说,“永生不灭的”、“维护万物的”造物主意欲人类生存于这个宇宙,为人类而创造了宇宙。这是因为人类才能最全面完整地理解和品味造物主所有的尊名,领悟造物主的德性,例如造物主的许多尊名通过给养而显示出来,人类能从享用给养的过程中获得快乐,领悟到这些尊名,但天使却不能通过享用给养而理解这些尊名的意义。
      由于人类具有全面的综合属性,“永生不灭的”“维护万物的”造物主赐予人类肠胃和食欲,使人类由此感知他所有的尊名,品味其中的种种佳美。为了满足人类的肠胃和食欲,造物主慷慨地为他们布置宽阔的餐桌,布满无限丰富的美味佳肴。他为人体设置肠胃,使生命成为精神之胃,为人赋予感官情感,给人的感官提供无限延伸的恩惠的餐桌,为精神提供丰富的食粮。感官就像生命的肠胃之手,从这丰盛的精神食粮中吸取无穷的滋养,从中感悟,由此感恩。
      在恩赏生命之胃之后,造物主赐予人类人性之胃,人性比生命的需求更加广泛,人性需要更多的给养和恩惠。智慧、思维、想象力等生命肠胃之手,从宽若天地的仁慈餐桌上受益,感谢至仁主。
      在人性之胃之后,造物主在人类面前开启另一张无限广阔的恩惠之桌。他使伊斯兰信仰成为一个精神之胃,这个精神之胃需要大量的给养和更加宽广的餐桌,这张餐桌无限延伸,突破可能、偶然的范围,将造物主的尊名纳入其中。拥有了这样的精神之胃,人就会享有极大的满足感,就能感悟到“至仁主”和“至睿者”的尊名,由衷感恩:“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感谢他无限的仁慈和智慧。” 在这个精神之胃中,还有一个领域,那就是神圣之爱的快乐。就这样,人类以这个巨大的精神之胃从无限至尊的恩惠中受益无穷。
      “永生不灭、维护万物”的主宰使人成为整个宇宙的中心和枢纽,在人面前铺开了一张宽若宇宙的恩惠餐桌,并使宇宙臣服于人,使人由此品味、享用各种物质和精神的恩惠。这样安排的智慧在某一方面说明,体现于人类身上的真主的“维护性”要求人类履行三项重要责任:
第一项责任:
      通过人类,所有散布于宇宙中的各种恩惠都被统统安排就绪。所有有益于人的事物都像念珠(Tasbih)一样被串缀在线绳上,这些恩惠线绳的顶端系于人类项上。就这样,人类成了琳琅满目的仁慈宝库的目录和清单。
第二项责任:
      由于人类所具有的综合性,人类因此成为“永生不灭、维护万物”主宰的最完美的显示器和最响亮的宣传员,使他们感知、欣赏和赞美他神奇的创造艺术,由衷感谢真主恩赐的种种恩惠和礼物,及时发出感恩之声,赞美真主的恩惠和荣耀。
第三项责任:
      人享有的生命在三个方面成为视镜,反映“永生不灭、维护万物”主宰的事务(shuun)和他包罗万有的德性(sifat)。
      第一方面:人通过自己的绝对无能,感知创造他的主宰的无限大能;通过自己处处一筹莫展的窘境,意识到真主的绝对权力;通过自己的绝对贫困,了解真主的至仁至慈;通过自身的缺陷和弱点,明白真主的全美……。通过这种比较,人成为类似镜子或测定度量衡的工具,通过自身残缺的属性,反映造物主的完美属性。这正如以黑暗为视镜,显示电光的明亮,以夜晚为视镜,反映阳光的灿烂。同样,人也是这样的视镜,通过自己的缺陷,反映至尊主宰完美的德性。
      第二方面:通过比较创造宇宙的伟业和修筑房屋的具体工作,人就会明白真主为所欲为的意志和自己捉襟见肘的有限意志,知道真主无所不包的知识与自己微不足道的见识,清楚造物主无所不及的主权和自己渺小的所有权,理解真主完美的创造和自己的粗制滥造。
      第三方面:从两个层面认识人的视镜作用:
      第一层面:人的身心是一具显示至尊主宰美名的显示器,显示造物主精湛神奇的工艺。这就是说,由于人具有的综合性,他就成了宇宙的标本和微缩,集中体现了至尊主宰所有的美名。
      第二层面:人是反映造物主德性的视镜。具体来说,人的生命象征“永生不灭、维护万物”的造物主的永恒生命,人的听觉象征自在主宰的全听,人的视觉象征真主的全观……。人通过延伸和发展自己的听觉和视觉,使其充当“永生不灭、维护万物”主宰听觉和视觉的镜子,让人知道这些至尊的德性。
      人通过与生命并存的众多细腻灵敏的感知、意会、情感的精神官能,成了反映“永生不灭者、维护万物者”至尊德性的镜子。人的这些官能没有发展,但却以感觉和情绪的形式沸腾起来。例如,通过爱、自豪、喜悦、欢乐等表达情感的方式,在值得体现造物主至尊至纯德性的适当状态下,人充当那面反映至尊者德性的镜子。
      通过具有全面性、综合性的生命,人成为认识和衡量至尊主宰德性的工具,变成显示至尊者美名的目录和索引,在许多方面充当“永生不灭、维护万物者”的镜子。在表达宇宙真理的方面,人也是测量单位、指数和衡器。
      例如,人的记忆力一种非常明确的证据,表明记录万有的仙牌(lauh al-mahfuz)存在于宇宙,人的想象力证明模范世界(Alam al-mithal)的存在,人的官能和精微的情致等多种精神官能证明宇宙中灵体的存在(注)。以此类推,即使在此有限的范围内,人的身心就几乎明确地证明信仰的真理。
      (注:人体具有的元素指向宇宙存在的元素,人的骨骼如同宇宙的岩石,人的毛发就像宇宙的植物草木,人体内流动的血液犹如大地上的江河湖泊,眼耳鼻口的液体似乎是地球的泉水。同理,人的精神指向精神世界,他的记忆能力如同受保护的仙牌,他的想象力象征模范世界……。人的每一个器官、每一种能力都有所指,各自象征一个不同的世界,对众多世界的存在作出决定性的见证。)
      如上所述,人履行了许多重要的职责。人是永恒之美的镜子,是弘扬永恒全美的舞台。人需求甚多,感激永恒的慈恩。既然至美、完满和仁慈是永恒的,那么,作为渴望永恒之美的视镜、作为永恒全美欣喜的先驱、追求永恒仁慈、感激永恒恩惠的感恩者,毫无疑问,人必定前往那个永恒的境界,永居于此,相随那永恒的品质,永处于恒久的至美、永恒的全美和永恒的仁慈之境。
      永恒之美不会满意无常的崇拜者,不满足转瞬即逝的热爱者。既然至美者自爱,他就希望热爱者以至美者自爱之状爱他。暂时性和无常性将会使爱转化成恨。人如果不想前往永恒之境,不想永居永恒世界,他就不会对永恒之美衷心热爱,而会心生敌意。对此情形,《箴言集》第十篇脚注作过描述:有一次,一个出色的美女轰走情人,他的情人因爱生恨,为了自我安慰,就自言自语:“瞧她长得多丑啊!”,以此侮辱她,否定她的美。
      确实,人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有敌意,挑刺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敌视自己不能获得的珍品。整个宇宙可以作证,至美至爱的真主通过他至尊的美名使人爱主,他喜人们爱主。人是宇宙的精华,真主爱人并希望人们爱他,他不会将敌意赋予人类天性,不使人类远远地怨恨造物主。人是天之骄子,其本性可爱,是最有爱心的生物。造物主创造人类只为敬拜他,他不会为人的灵魂赋予隐秘的敌意,那将完全违背人的本性。为了治疗与其所爱的至美者永久别离造成的深重创伤,为了抚慰他们珍视的绝美者远离带来的伤痛,他们才以怨恨、敌视和否认来掩饰。
      正是因为这一点,不信道者对大能的真主心生敌意。有鉴于此,永恒至美的主宰必定为人赋予永久的生命,将其安置于永恒的境界,以期在永恒的旅程中与他共现,成为显示至尊主的视镜。
      人被造的天性热爱永恒之美。人类心怀某种自己不知道或不能企及、无法拥有的目标,为了排遣无法达到目标而导致的痛苦和悲伤,往往通过找出目标的缺陷来抚慰自己,通过纵容隐性的敌意来贬低目标。既然无常的爱美者不能满足永恒的至美,既然宇宙为人类而造设,既然人类为认主和爱主而被创造,既然宇宙的创造者和他的尊名永恒长久,既然尊名的展示永恒无期,那么,人必定前往永恒的境界,在此彰显永恒的存在。
      至圣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完人和人类最伟大的向导。他以身作则,最完美地体现了正教,最完美地阐明了上述人的完美和价值,说明人的义务。这表明,宇宙为人类而创设,宇宙的目标是人类。人类的目标和对象是其最优秀、最有价值的成员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他是独一的、万物所仰赖的主宰最辉煌的视镜。愿真主以伊斯兰信众的善行之数赐福于他和他家人。
      我们的主啊! 至仁主啊! 至慈主啊!独一的主啊!永生不灭的主啊! 维护万物的主啊!至睿的主啊!公正的主啊!至洁的主啊! 凭着尊贵《古兰经》的真理,凭着你最喜悦的圣使,凭着你至尊美名显示的真理,凭着你最尊贵美名的崇高,祈求你保祐我们,使我们免遭邪恶私欲的伤害,免遭恶魔的毒害,免遭精灵和人类邪恶的侵害。阿敏!
      “我们赞你超绝,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 (2:32)

(译自努尔斯《闪光》三十·六)

读取次数 9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