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是天地之光

      “真主是天地的光明”(《古兰经》24:35)
       在吉祥的斋月,在特殊的精神状态下,我看到了这则光明经文灿烂光辉中的一束光芒,我的心灵经历了一次神游,我似乎看到,宇宙万有和所有生灵以著名的伍威斯·盖尔尼(Uways al-Qarani)的颂辞在向至尊的养主低语祈颂:
       独一应受崇拜的主啊! 你是我的养主,我只是奴仆;你是创造者,我是被造;你是供给者,我是需要供给者……!
       在这吉庆状态下,我的心灵看见了,真主的每个尊名都是光明,每个尊名照明了一万八千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我看到,犹如玫瑰花蕾的无数花瓣,成千上万个世界层层包裹着,一个世界就像一瓣花,在隐身在上一片花瓣的同时,又遮盖着下一片花瓣,当每个世界的帷幕展开时,我看到另一重世界,那世界笼罩在漆黑、荒凉、可怕的黑雾中,其情形就像《光明章》经文所描绘的那样:
       “如重重黑暗,笼罩着汪洋大海,波涛澎湃,上有黑云,黑暗重重叠叠,观者伸出手来时,几乎不见五指。真主没有给谁光明,谁就绝无光明。”(24:40
       每一重世界最初都以这黑暗可怕的色调向我显现,但紧接着,随着真主尊名的一次次闪现,那黑暗的世界就被光明照亮,黑暗不再,光明的世界翻篇,下一重世界在帷幕后现身,每当新世界在昏聩的眼中显得一片黑暗之时,又一个尊贵的美名像太阳一样显现,使世界充满光明。就这样,那重重的世界依此展现,我心灵的神游持续了很久,我择取其中几幅图景,简述如下。
       当我看到动物世界时,我思索,这无数的动物软弱无助,需求无度,食不裹腹,饥寒交迫,我为它们的处境忧心忡忡,就在我沉浸悲哀之时,“至仁主”的尊名像灿烂的太阳一样,冉冉升起,以仁慈的光芒从上到下照彻了动物世界。
       在动物世界里,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无数的幼崽嗷嗷待哺,羸弱无助,在饥渴中挣扎着,这幅悲惨的景像,任何人看到都会无比怜悯。当我在沉浸于悲情时,怜悯和仁慈从“至慈者”尊名的光塔中宣泄出来,以温馨、甜蜜的阳光照亮了这个世界,把哀叹、抱怨、同情和悲伤的泪水转化为欢悦、幸福和感激的热泪。

       这时,又有一层帷幕被揭开,似乎展开了一幅电影屏幕,人类世界呈现在我面前。但这个世界显得无比黑暗,非常压抑,极其可怕,使我在痛苦中不禁呻吟:“哀哉!” 我看到人欲求无限,志向高远永恒,思想涵盖宇宙,想象包罗万有,心灵恳切渴望永恒,性情和能力向往幸福的乐园,欲望和需求伸向无穷无尽的目标。但他们羸弱无能,时刻暴露在无穷的灾难之中,面临着无数敌人的攻击。他们生命的历程短暂有限,但其中的艰难困苦却此起彼伏,人们在其中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在不断的衰亡中,忍受着生离死别的磨难,带着无比悲切的心境,他们注视着坟墓。对于迷误昏聩的人,坟墓是通向永恒黑暗的门户,他们或单独或成群结队地被抛进那黑暗的深井。
       当我在黑暗中注视悲催的人类世界之时,我的心灵、我的精神、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感官、我全身的细胞都悲痛饮泣,正要张口呼救之时,至仁主“公正者”的尊名从“至睿者”的光塔中照射出来,“至仁主”的尊名从“慷慨博施者”的光塔上冉冉升起,“至慈者”的尊名从“饶恕者”的光塔中迸射出来,也就是说,“派遣者”的尊名从“继承者”的光塔,“复活者”的尊名从“行善者”的光塔,“养育者”的尊名从“主宰”的光塔中升起,这些至尊的美名照明了人类世界在内的众多世界,开启了后世光明的窗扉,为黑雾笼罩的人类世界镀上了灿烂的光明。
       随后,另一幅巨大的帷幕被掀起,地球赫然出现。被黑暗哲学笼罩的科学教条向人们的脑海展示出一个令人恐惧的世界,为我们描绘出悲观的景象,使我看到,可怜的人类乘坐着衰老、内部激烈动荡、随时面临分解的地球,以比炮弹快七十倍的速度,在一年内穿越两万五千年的距离,在茫茫无际的星空穿越。这种境况令我头晕目眩,两眼发黑。就在这时,真主的尊名“天地的创造者”、“大能者”、“全知者”、“养育者”、“真主”、“天地的维持者”、“日月的征服者”在仁慈、伟大和统治的光塔中升起,以灿烂的光明照亮了黑暗的地球,使我看到,地球成了一艘安全的游轮,装潢精美,完美有序,遵循规律,令人愉悦地载送乘客,完成各自的交易。
       简而言之:照彻宇宙的至尊真主的一千零一个美名都像灿烂的太阳一样,照明了其中的每一个世界,照亮了每个世界每个角落,彰显了至尊的一体性(Ahadiyet),每个尊名显现之时,其余的尊名也在相应的程度上显迹。
       我的心灵在层层的黑幕背后,窥见了非同寻常的光芒,激发了与光同行的强烈欲望,心灵乘坐想象之骑,升上天宇。在这里,一幅宏大的帷幕缓缓开启,我的心灵进入天际,看到比地球更加巨大的星辰闪烁着,似乎在微笑,每个星球都在高速旋转,个个都比地球更快,一个超越另一个。如果其中的任何一颗星球迷路或疏忽,就会与另一颗相撞,造成可怕的爆炸,导致整个世界分崩离析。它们散布的是火,而不是光,它们露出不是微笑,而是的狞笑,它们以可怕的眼光看着我。我看到天际无穷无尽,寂寥空虚,星辰空间都陷入可怕的黑暗中。我为自己贸然前来懊悔万分。就在这时,“天地的主宰”和“天使与精灵的维持者”这两个尊名以经文的词句显现了:"他制服日月“(13:2),"他以众星点缀最低的天"(41:12),那些貌似陷入黑暗中的星辰,在那强大尊名的照耀下,像灿烂的电灯般照亮了茫茫的天际。原本寂寥无人的天空充满了天使和灵体,我看到,日月犹如永恒君王的军队,像他无数的大军那样,以其壮阔的机动性显示大能主宰的威严和伟大的统治。我尽我所有的气力,动员我所有的细胞,并期待万物以所有的口舌宣布:
       “真主是天地的光明,他的光明像一座灯台,那座灯台上有一盏明灯,那盏明灯在一个玻璃罩里,那个玻璃罩仿佛一颗灿烂的明星,用吉祥的橄榄油燃着那盏明灯;它不是东方的,也不是西方的,它的油,即使没有点火也几乎发光──光上加光──真主引导他所意欲者走向他的光明。" (《古兰经》24:35)
       我以众生的名义诵读了这节经文,然后降落,回到大地,觉醒过来。我由衷感叹:"为信仰之光和《古兰经》,一切赞颂归于真主。"

(待续)
(译自努尔斯《书信集》二十九·五)

读取次数 7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