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老年灿烂,迷误耄耋凄惨

   简言之,存在的万物呈现出无限的精致和工艺之美,万物的产生轻松快捷。这二者表明宇宙万物是永恒、大能、全知主宰的杰作,如果否定真主的创造,万物的出现将困难万倍,远离可能的界限,进入不可能的范围,甚至任何事物都不会产生,万物不可能存在,没有任何出现的可能性。
       通过以上微妙有力、深刻清晰的证明,我的性灵终于哑口无言,它曾一度听信恶魔,充当迷误者和哲学家的代言人,现在终于皈依信仰,感恩真主!性灵因此由衷表白:
       是的,我确实需要创造我、养育我的主宰,他知道我内心最隐微的念头,他倾听我心底最隐秘的愿望。他拥有无限的大能,他能满足心灵最隐秘的需要,他将把巨大的今世变成后世,恩赐我们永恒的幸福,他会移除这个世界,用后世代替今世;犹如创造一只苍蝇,他能创造乐园;他能以太阳为目,以天空为脸,把太阳安置于天空之脸,同样,他能把一个个细胞置于我的眼瞳。因为神灵如果不能创造苍蝇,也就不能干预我内心的想法,无法倾听我心灵的祈求。不能创造苍天的神祉,也不能给我永恒的幸福。因此,我的主宰能倾听我的心声,净化我的灵魂;他能在片刻之间以彩云布满天空,也能把这个世界变成后世。他营造乐园,为我们开启天堂的大门,让我们入驻其中。
       我年长的兄弟们!还有众多不幸的老人!你们像我一样,把部分宝贵的生命耗费于没有光明的西学和哲学。须知,以《古兰经》的文辞不断表述的“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是多么神圣的信条!这是信仰的支柱,强大真实,不会动摇,不可变易,不容破坏。有了这一坚强正确的信仰,就能驱散所有笼罩精神的黑雾,治愈所有心灵的创伤。
       不知不觉中,我把这些冗长的事务写入这篇献给老人的希望之书,我本不想提这些事,以免令读者乏味,但是我不由自主,就被迫信笔写出,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
       赫然出现的斑白须发,推心置腹朋友的背叛使我对伊斯坦布尔光鲜华丽的生活顿生厌恶,我开始寻找真正的愉悦,以取代迷惑身心的金玉其表的快乐。当步入老年之际,迷误者们认为老迈冷酷无情、负担沉重、令人烦闷不快,而我却从中获得慰藉,得到光明,万赞归主,我万分感恩。在“除他之外,绝无主宰”中,我获得了永恒、真实、甜蜜的快乐,代替了所有世俗短暂、虚假、苦涩的享乐。在认主独一(Tauhid)的光明中,那令迷误者倍感凄凉、沉重的老迈,我却从中倍感轻松舒畅,得到了光明和温暖。
       年迈的兄弟姐妹!只要你们拥有正信,只要你们定时礼拜,那么,你们的拜功和祈求就浇灌了信仰,增强了信仰的光芒,凭此你们可把老迈看作永恒的青春,因为通过正信,你们可以获得永恒的青春。
       当然,老迈确实是冰冷、沉重、令人回避的话题,对那些迷误者更是如此,他们认为老迈黑暗绝望,充满痛苦,其实他们的青春何尝不是如此!他们该当哀声叹息,悔恨交加。而至于你们,可敬的信士兄弟姐妹!你们应该满心喜悦地感恩,赞叹:“无论如何,我们都感谢真主!”
(译自努尔斯《致老人书》之十一·四)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