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

      “有人曾对他们说:‘那些人确已为进攻你们而集合队伍了,故你们应当畏惧他们。’这句话却增加了他们的信念,他们说:‘真主是使我们满足的,他是优美的监护者!’” (《古兰经》3:173)
      这封信体现了经文“对他说话要温和”(20:44)的含义,所以措辞不是很激愤。它直接间接地回复了许多人向我提出的问题。
      (其实我不愿也不想回答这一问题,我已把一切都托付于真主。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获得安宁,他们强迫我关注俗世,我不得不以“老赛义德”的口吻列出五点理由,向我的朋友、向世俗和当权者解释真相,从而使我自己、我的朋友和我的著作免受世俗的猜疑和打压。) 
第一点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退出政治,丝毫不关心政治?”
回答:
      九年以前,老赛义德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过政治。那时,我以为通过政治可以服务宗教和学术,但结果却徒劳无功。我发现这条道路与我毫无关系,它艰难曲折,阻碍并危害我从事的服务。政治多是虚饰和谎言,往往被外国人利用而不自知。
      参与政治要么在朝,要么在野。说到在朝,我一不是官员,二不是议员,从政对我来说纯属无益的浪费,根本无需我徒劳地插手。如果在野成为反对党,无论是通过思想还是通过力量,我都会陷入困境。如果表达政见,那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问题很清楚,每个人和我一样,都知道症结所在。满腹牢骚地空谈毫无意义。如果通过力量而反对时政,那就有可能为了达到一个不确定的目标而犯下数千条罪过,许多人将因此而受牵连。老赛义德凭良心知道,为了一二成的可能性而犯下罪孽,并将无辜者牵涉其中,他根本无法接受,所以他不仅戒了烟,而且放弃了报纸、政治、俗世和涉及政治的谈话。从那时起八年以来,我从未读过一张报纸,也没有听人读过。如果有人说我读过或听过一份报纸,那就请他站出来证明。八年以前,老赛义德每天可能读八份报纸。在过去五年里,我一直受到最严密的监视和审察,只要我有一丁点政治活动的迹象,都会有人举报。我深信“最好的计谋就是没有计谋”,像我这样的性情中人,与世无争,别说八年,即使八天都无法隐蔽自己的想法。如果我真正渴望政治,就没有必要进行调查和审查,因为我的声音会像炮声一样振聋发聩。
(译自努尔斯《书信集》十六·一)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