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洁之手不容沾染污秽


这次的主人公是哈克先生。由于他不在这里,就像代表胡鲁斯那样,我代表哈克先生叙述:
当哈克先生正在兢兢业业为《古兰经》工作时,一个品德败坏的人被任命为这个地区的区长。哈克先生害怕给老师和自己带来麻烦,就把他自己抄写的书稿藏起来,并且暂时放弃了对《里萨努尔》的服务。就在这时,他遭受了一击怜悯的耳光,他被扯进一件官司,被迫支付一千里拉的罚款,整整一年受到威胁,未得安宁,直到他回到我们这里,继续服务《古兰经》,履行《古兰经》学生的职责,至仁主将他从官司中解脱出来,他被宣布无罪,免于起诉。
后来,学生们履行另一项任务,以新的方式抄写《古兰经》。哈克先生的书法优美,造型独特,他承担了一部分经文的抄写工作,他热情地投入这项工作,完美地抄写出一卷《古兰经》。他觉得自己生计窘迫,没有告知我们,就悄悄去法庭为别人处理诉讼文书。就在此刻,他又突然挨了一记慈悲的耳光,他握笔抄写经文的手指受伤折断!我们最初不知道他涉足法庭诉讼的工作,因而对他的手指受伤深感惊讶,遗憾他不能继续抄写《古兰经》。
后来我们明白过来,抄写经文的神圣工作不允许那纯洁的手指沾染污秽(因为官司中真伪混杂,难保公正)。似乎那手指以折断警告他:“这根手指不能在浸入《古兰经》的光明时又书写不义的司法文书!”
总之,我了解胡鲁斯先生,就替他发了言,哈克先生也是这样。如果他不喜欢我的代述,他可以自己动笔,写出他挨的耳光!

私心作祟害大事

这里的主人公就是贝克尔先生。由于他不在这里,如同替胞弟阿布杜·马吉德发言,我就替他叙述,他很像我的弟弟,虔诚、忠实、可靠。在服务《古兰经》的工作中,他像苏莱曼先生、哈菲兹·陶菲格·沙米等可敬的兄弟一样,我信任他,倚重他。
我曾委托贝克尔先生在伊斯坦布尔印行了《箴言之十》。在拉丁字母出笼(指土耳其文字改革,以拉丁字母替换阿拉伯字母)之前,我们让他印行《古兰经的奇迹》,我写信告诉他,如同支付《箴言之十》印刷费那样,我们会把印刷费寄给他。他发现印刷费需要约四百里拉,他知道我手上没钱,就想先垫付印刷费,但随后又寻思:“如果我自掏腰包,老师也许不高兴”,他的私心诱骗了他,这本书没能及时付印出来,给服务《古兰经》的工作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两个月后,他的九百里拉被盗,他因忽视工作的重要性,挨了一击沉重的怜悯耳光。我们祈求真主,把他损失的九百里拉转成施舍的善功。

(译自努尔斯《仁慈的巴掌》四)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