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射真光的镜子

       首领如果化公为私,把集体财物纳入私囊,或者把属于集体的慈善基金据为己有,都是极大的不义。同样的道理,如果把集体的劳动成果、集体和荣誉归功于这个集体的导师或首领,就是对集体权利的侵犯,这对集体的首领也是不义。这种作为会助长首领的自我主义,使他骄傲自大。首领本是集体的门卫,居功自傲使他自以为是,自称集体的主宰,这是对自己的行亏。这种行为给隐蔽的举伴真主开辟了道路。
       确是如此,军官不能把部属所攻克城堡的战利品、胜利和荣耀据为己有,导师和筛海不应被当作精神之光的源泉,而应被视为展示和反射精神光芒的工具。举例来说,你通过镜子获得光和热,认为镜子是光源,忘记了太阳,只感谢镜子而忽视太阳,这是多么荒唐!
       镜子是反映光芒的工具,应该被妥善保存。导师和筛海的心灵也是一面镜子,是反映大能真主光辉的工具,凭此工具给他的弟子传递光辉。给导师的定位不应超过传播工具的地位。有时甚至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某个被视为精神源泉的导师既不是传播光辉的工具,更不是光源,但其追随仍然获得光辉,这是由于追随者极其虔诚,执著追随导师,对导师生死不渝,或者由于其他因素,追随者仍然从导师身上获得光辉。这就像迷魂术一样,有些人专注地凝视镜子,打开了通往模范世界的窗口,从中看到种种奇异的景象。但这些奇景并不在镜子里,凝视者通过集中于镜子的专注力,使他们的想象力在镜子之外打开了一扇视窗,他们从中看到了那些奇景。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时虔诚的学生可能比不完美的导师品级更高,更全美,学生回头指导老师,变成导师的筛海。
(译自努尔斯《闪光》十七·十三·五)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