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欠人情,只求主恩

第四点:对几个疑问的答复 
第一个问题:
      世俗之人问我:“你靠什么生活?你不工作怎么维持生活?我们不希望国内有人无所事事,靠别人的劳动为生。”
回答:
      我靠节俭和由此带来的福祉而生活。除了养育我的主宰,我不欠任何人的情,我决心不接受任何人的恩惠。是的,有人就靠一点钱甚至四十文钱过活,却不会欠任何人的情。我本不想解释这个问题,极不情愿提这件事,因为它会使我骄傲,自以为是。然而,世俗之人总是满腹狐疑,不停地追问,我被迫回答如下:从小到大,我从不接受别人的财物,即使是作为教育费用的天课,也不接受,甚至不接受薪水,唯一的例外是在伊斯兰智慧宫(Darü'l-Hikmeti'lIslamiye)工作时,在朋友的坚持下,我才不得不接受了一两年的工资,但这些钱我也返还给人民。不为世俗的生活而欠人情,这是我生活的原则。我的乡亲和其他地方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在这五年的流放过程中,许多朋友都恳切地希望我接受他们的馈赠,但我都谢绝了。如果有人问:“那你怎么谋生?”我总是回答:“我靠真主的恩惠和福祉而生活。尽管我的自性理应受到任何侮辱和蔑视,但由于服务《古兰经》,我奇迹般地获得了真主丰厚的恩惠和福祉。
      “至于你的主所赐你的恩典呢,你应当宣示它。”(93:11)
      对于真主赐予我的恩惠,我举数例说明,以示感恩。提这些事固然是感恩,但我仍然担心公开神圣秘密的恩惠,会引起虚伪和骄傲,从而导致恩惠中断,福祉不再。但我被逼无奈,不得不说。
第一件事: 
      这六个月里,我只食用了不到一蒲式耳(基勒,kile,约36.5磅)小麦做的三十六块面包。还剩下一些,(持续一年)没有吃完,我不知道还能吃多久。
第二件事:
      在这个吉庆的斋月里,只有两户人家给我食物,而这却让我生病了。我意识到,我受禁食用别人的食物。在整个斋月,我食用了不到三块面包和一公斤大米,这事是有福阿卜杜拉·恰武什亲眼所见并证实的,他是我忠实的朋友。事实上,那些大米在斋月后的两周后就吃完了。
第三件事:
      在山上的三个月里,我有够我和访客食用的面包和一克耶(约 2.8 磅或1300克)黄油。期间,有位名叫苏莱曼的贵客来访,看到他的面包和我的面包都快吃完了,星期三我让他去买一些面包。但在我们周围两个小时的行程内,无法买到面包。苏莱曼说希望星期四晚上能和我一起在山上礼拜赞主,我就说:“让我们托靠真主”,同意他留下来。随后,尽管没有任何理由,我俩竟然无意识地沿山脊前行,一直走到山顶。当时水壶里有一点水,还有一小块糖和一点茶。我对苏莱曼说:“兄弟,你泡点茶!”他开始泡茶,我静静坐在一棵杉树下,看着山下的深谷,沮丧地想:“我们只有一块发霉的面包,只够今天晚上吃,还有两天吃什么呢?我怎么给这位真诚聪颖的人说呢?”正想着,我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突然看见树枝间有一块巨大的面包,朝我们看。我高兴地叫:“苏莱曼!好消息!大能的真主给我们送来了食物!”我们从树上取下面包,发现鸟或野兽竟然没有碰过。这二三十天以来,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这些面包足够我们吃两天。我们快要吃完时,四年多来对我赤诚如一的朋友素莱曼带着更多的面包来了。
第四件事:
      我身上的这件外套是七年前买的二手货。五年以来,在服装、内衣、拖鞋和袜子上,我只花4.5里拉。节俭和真主的仁慈使我深深感受到其中的福祉,我感到非常满足。
      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种种神圣的福祉数不胜数,这里的村民大多都知道。请不要以为我是为了炫耀才说这些事,我是被逼无奈才提此事。也请不要认为这是对我的特恩,这样的恩惠要么是赐予来访的挚友,要么是对服务《古兰经》的恩赏,要么是因为节俭而获得的丰厚利益,要么是因我养的四只猫咪终日诵念“至慈的主啊!至慈的主啊!” (Yā Rahīm,yā Rahīm)而获得的给养,我自己从中受益良多。
      是的,如果仔细聆听猫咪的喵喵声,你就会明白,它们在诵念:“至慈的主啊!至慈的主啊!”说到猫咪,我不禁想起了鸡。我有一只母鸡,就像一台产蛋的机器,今年冬天从未间断地产蛋,每天都从仁慈的宝库中为我送来一颗鸡蛋,有一天,竟然给我送两颗鸡蛋,我很惊讶,就问朋友:“这怎么可能?”朋友们回答:“这也许是真主的恩赐”。这只母鸡还有一只夏天孵出的小鸡,从斋月起就开始产蛋,一直持续了四十天。这么小的鸡,在这么寒冷的冬季,在这么吉庆的斋月不停地产蛋,我和那些帮助我的人都不再怀疑,这是神圣的恩赐。当母鸡停产时,小鸡就会立刻产蛋,从未让我失望过。
(译自努尔斯《书信集》十六·四)

读取次数 2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