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玻璃当钻石

有人问:面对政治,新赛义德为什么如此超然远引? 
回答:
      为了服务信仰和《古兰经》这最重要、最必需、最纯洁、最真实的工作,为了不把亿万年永恒的生命无谓地浪费在一两年可疑的世俗生活中,新赛义德尽其所能,决然地远离政治。他说:我正在一天天变老,我不知道还能活几年。对我来说,最迫切、最重要的事务就是努力追求永生。获得永生的关键、永恒幸福的钥匙就是信仰,我必须为此而努力。根据伊斯兰法则,我有义务在教育方面为人们服务,我也希望为他们服务。然而,这种服务往往涉及社会和世俗生活,我无法做到,况且在这风雨飘摇的年代,也不可能真正安心地履行这种义务。因此,我决然放弃了世俗的一面,选择了信仰服务的一面,这是最重要、最必需、最安全的选择。我打开求知之门,希望我获得的信仰真理有益于人,使我亲身受益的精神疗法为他人所用。但愿大能的真主接受这项服务,以此弥补我以前的罪错。
      除非被诅咒的恶魔,无论是信教者还是不信教者,无论是虔诚的信徒还是无神论者,任何人都无权反对这项服务工作。因为无信仰非同寻常,暴虐、邪恶和罪恶之中或许存在一点点不祥的恶魔般的快感,而无信仰就毫无乐趣,它是痛中之痛,暗中之黑,磨难中的刑罚。
      像我这样一个无牵无挂的孤独老人,不得不通过服务教门寻求救赎,消除昔日罪错。让他抛开为永恒的生命而从事的工作,远离服务信仰这样光荣的工作,却在他年届老迈时,让他投身于不必要的凶险的政治游戏,这是多么违背常理的疯狂之念啊!恐怕最痴狂的人都会明白这一点。
      如果你问:服务《古兰经》和信仰并不妨碍你从事政治,(你为什么要远离政治?)
      我回答是:信仰和《古兰经》的真理就像钻石一样珍贵,如果它与政治有关,那些容易受骗的普通人就会怀疑我手中的钻石,认为这些钻石是“获取支持的政治宣传品”,他们因此会把这些钻石当作普通的玻璃碎片。因此,如果我涉足政治,就会贬低钻石的价值。你们这些视野只能容纳俗世的人啊!你们何必跟我过不去?为什么不让我宁静?为什么要干扰我?
      如果你说:谢赫们有时会干涉我们的(政治)事务,不是有人不时称你为谢赫吗?
      我如此回答:先生们!我不是谢赫,我只是教师。证据很明显,我在这里已经四年了,即使我给任何一个人教导过苏菲修持,你们才有怀疑的理由。但我对每一个来访者说的话只是:我们需要的是信仰,是伊斯兰,现在不是苏菲的光阴。
      如果你说:有人称你为库尔德的赛义德,可见你也许有些民族主义观念,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我这样回答:
      先生们!老赛义德和新赛义德写的东西就是证据,我说得很清楚:“伊斯兰废弃了蒙昧的种族主义”(注)。多年以来,我始终认为消极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是致命的毒药,这是源自欧洲的一种瘟疫,欧洲将其传染给了伊斯兰教,以便分裂、瓦解和吞食伊斯兰世界。我的学生和那些与我有交往的人都知道,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医治这种瘟疫。
      先生们!既然实情如此,你们为什么要纠缠我?为什么要把每件事都当作骚扰我的借口?一个士兵在东方犯了错,而另一个在西方的士兵却被处罚,只因他们都是军人;一个商人在伊斯坦布尔犯了罪,而另一个巴格达的商人却被定罪,只因他们做的是同一种买卖。天下哪有这样歪理?哪有这样昧良心的裁决?这样的裁决有什么益处?
(注:参阅《布哈里圣训实录》 Ahkam, 4; ‘Imara, 36, 37; 《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Sunna, 5; 《铁密济圣训实录》Jihad, 28; ‘Ilm, 16; 《奈萨仪圣训实录》Bay’a, 26; 《伊本马哲圣训实录》Jihad, 39; 《穆斯奈德圣训实录》卷四, 69, 70, 199, 204, 205; 卷五, 381; 卷六, 402, 403) 
(译自努尔斯《书信集》十六·二)

读取次数 3 times
In order to make a commen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